吃掉社會﹕ 水餃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吃掉社會﹕ 水餃

發表  Harrison 于 2012-08-05, 20:01

http://hk.news.yahoo.com/%E5%90%83%E6%8E%89%E7%A4%BE%E6%9C%83-%E6%B0%B4%E9%A4%83-212828857.html



【明報專訊】朋友傳來《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近日一篇以水餃為題的文章。原本這類以財經時事為主的媒體,理應遠離庖廚,但有關急凍水餃市場變化的消息,則又作別論。

水餃看漲,家庭看跌

原來,香港的一個地道水餃品牌,早在1997年被美國的一家大公司收購了。自此,這間供應內地家用商用急凍食品的公司便財源滾滾來。去年,公司在內地的營業額高達5.5億美元,當中單是銷售急凍水餃所得就佔去2億美元。銷售數字同時顯示,這品牌穩佔內地水餃市場份額的44%。銷售量還不斷上升,預計到2015年,水餃銷售所得將帶動公司營業額衝破9億美元的關口。

這些數字隱藏著的現象是,經濟急速發展須要大量勞力,加上內地近年實施新勞工法,使去年的最低工資平均升幅接近20%。人力需求加上工資上漲,帶來兩個後果。首先,由於工資吸引,很多負責當家的丈夫妻子寧願放下水餃離開廚房,到工廠上班去,賺錢幫補家計。家裡廚房沒有人包水餃,只好購買急凍貨放在雪櫃應急,所以家用急凍水餃的銷量節節上升。此外,大型連鎖水餃店為節省工資,慢慢轉用急凍貨,認為反正都是水餃,煮熟後客人根本吃不出有甚麼分別,這趨勢也使商用急凍貨的銷售量同步飆升。

曾經聽過內地同學講述在家裏包水餃的故事:一家人分工合作,剁肉、切菜、擀麵、燙餃。外頭天寒地凍,家裏溫暖無比,水餃是否美味,已經不重要。看來急凍水餃漸漸流行後,此情也許不再。

專業制度,替代家庭

有社會學家認為,經濟體系急速發展對家庭制度的最大衝擊,是社會漸漸出現「家庭替代品」(family substitute),取代原本由家庭提供的功能。譬如,從前家庭是大家培養自身基礎價值觀的地方:黑白是非如何判斷、人生在世意義何在、親人朋友為何重要、私利功德怎樣平衡,通通由長輩言教身教慢慢傳授。在農業社會,家庭甚至是訓練生存技能和人際技巧的地方。然而,當長輩為應付經濟發展的需要,沒有時間留在家裏,這些功能就只能轉交專職團體手中。

於是,學校、職業訓練班、社會服務機構、甚至近年流行的成長輔導中心等等機構就應運而生。這些團體僱用受過專業訓練的人員,以高效率與高產出為目標,用最短時間,以最少資源,解決最多問題。這角度看,急凍水餃何嘗不是另一種「家庭替代品」?

「家庭替代品」固然使家長可以無後顧之憂往外闖,間接幫助釋放家庭的生產力,推動經濟發展。問題是,這些原本急就章的替代品,會慢慢變成理所當然的制度。以學校為例,不少家長相信,教導孩子是學校的責任,忘了「養不教、父之過」,堅持「教不嚴、師之惰」。更荒謬的是,一些從前家長傳授的東西,現在變成具體的課程指引和學習目標,以供檢討與評估之用。有時候,看著這些文件的內容,真的哭笑不得。


譬如,朋友兒子就讀的幼兒園,在年度教案裏面列出的課外學習活動包括「學拜年」(由上而下,學校統籌家長安排有劇本有任務似角色扮演多過互相祝賀)和「乘坐公共交通工具」(週五向學生派發繡著校徽的毛毛公仔,規定學生在週末期間乘坐所有本地公共交通工具,並在每種交通工具上跟毛毛公仔拍照,將照片貼在工作紙上交回老師)。別以為這個「責任轉移」的狀況只發生在學前階段,其實在很多大學裏面也不難找到類似安排。除了幾年前出現的「時間管理」、「認識社區」與「正面思考」等等經典課程之外,有大學還打算為四年制新生貢獻新猷,計劃提供「健康生活」課程,讓學生學會「保持身心健康、養成運動習慣、維持均衡膳食、和杜絕不良嗜好」。

究竟社會是進步了?還是退步了?

文:馮一冲博士 (
曾任職政務官、西廚,後獲社會學博士,現任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
avatar
Harrison

文章數 : 5720
積分 : 7119
威望 : 0
注冊日期 : 2012-01-29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