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昧」與「無知」之別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愚昧」與「無知」之別

發表  Harrison 于 2012-12-13, 15:50

http://paper.wenweipo.com/2012/12/09/OT1212090001.htm


文:香港城市大學中國文化中心 馮志弘
 時間到了民國五年(1916)。這一年,前清舉人出身的徐珂,出版了著名的《清稗類鈔》。在〈譏諷類〉中,有一個題為〈糞桶當年真妙計〉的故事。

 故事是這樣的:道光二十二年(1842),英國戰艦臨近粵海,果勇侯楊芳(1770-1846)懾於英國船堅炮利,又以為洋人火器源自妖術,因此下令士兵準備大量糞桶、穢物,希望以「厭勝之計」(即道術、巫術),破除西洋妖法。只是後來南京條約談判完成,這個計策才沒有實踐出來。《清稗類鈔》對楊芳之計的評語是:「楊自有兵略,此亦一時迷信耳。」這個說法,把楊芳的「妙計」視為「一時」的舉措,頗有為楊芳開脫之意。

 僅僅是楊芳一個人對西洋文明有這般「見識」嗎?不是的。同治元年(1861),江西巡撫沈葆楨呈送了一篇〈湖南合省公檄〉,文中即指出「英咭唎」(英格蘭)「其主或女或男,其種則半人而半畜」。這種把敵人妖魔化的論述,滿清的對手太平天國早幾年也同樣說過。1852年,〈太平天國奉天討胡檄〉就有「滿韃子之始末,其祖宗乃一白狐、一赤狗,交媾成精,遂產妖人」的說法。清廷與太平天國自然勢不兩立;雖然如此,他們把敵人視為「非我族類」,甚至「不是人類」──這個策略是完全相同的,由此反映了自《詩經》開始華夏民族即以「禽獸」比喻「外族」的成見。

 洋人的厲害在於妖法,妖法的力量來自邪神。於是,不少晚清紳民就把洋人信奉的基督宗教,視為道教或中國民間信仰觀念中的妖神。好像本文附圖,周漢(1842-1911)在光緒年間刊印的〈鬼拜豬精圖〉,就把耶穌描繪為「天豬精」(「天主」諧音)化身。圖畫左邊有兩個洋人跪拜豬精,他們背上寫著「叫司」(「教師」諧音)、「叫徒」(「教徒」諧音),藉此醜化基督宗教不過是中國所謂的妖邪之道,他們的力量正來自妖精的「厭勝之術」。光緒十七年(1891)十一月二十八日,江西省刊布的一篇文字,也有「耶穌豬精,西洋之主……天地敢逆,三光敢忤」的說法,同樣指出西洋人信奏邪靈,悖逆天常。

 針對上述國人對基督宗教的理解,要勝過洋人,刀劍是行不通的,治本的方法是破其妖法。光緒十八年(1892)〈廣東揭陽縣揭帖〉說:「賊人不怕刀槍。將賊被綿捆倒,用火燒焚滅亡。後將其箱開看,果有幾個心腸。」妖魔最怕就是「至剛至陽」的火焰,因此必須以火焚之。這個滅妖的「傳說」也「證實」了洋人真的靠妖邪之助才能夠戰無不勝。事情繼續發展下去,就是義和團事件。

 光緒二十六年(1900),〈義和團揭帖〉云:「鬼子不是人所生;如不信,仔細看,鬼子眼睛都發藍。」原來,洋人藍色的瞳孔,正是妖魔身份的最好證明。正因為「鬼子亂中華」,使得中國神人共憤,於是拳民「升黃表,焚香煙,請來各等眾神仙。」同樣在這一年流傳的還有〈北京西城義和團揭帖〉,關於玉皇大帝下凡的宣詔。文中玉皇大帝斥罵「洋鬼子」「在各地傳邪教,立電杆,造鐵路,不信聖人之教,褻瀆天神。」因此,他決定親身率領天仙下凡,「凡義和團所在之地,都有天神暗中保護。」我們還知道,若干非常虔誠的拳民相信神功護體之說。1935年出版的《茌平縣志》記載拳民「因思外洋所恃者槍炮,必有避槍炮之術,乃能禦之,而金鐘罩神拳之說興矣。」當然,現實的結果是,拳民擋不了子彈;紫禁城的城牆,也擋不住八國聯軍。

 對於楊芳的「糞桶妙計」以及種種把洋人洋教視為妖精妖法的觀點,我們在網絡上不難找到「愚昧無知」的評語。也許,楊芳的確「無知」。但「糞桶妙計」,真的「愚昧」嗎?

 不是的。「愚昧」和「無知」,是兩個不同的概念。以《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的定義為例,「愚昧」解作「愚笨」,「愚昧無知」即「愚笨而不明事理」。「愚笨」,或者「愚蠢」,是智力(Intelligence Quotient)偏低的問題;而「無知」,是知識(Knowledge)的問題;這與智力高下無關,而與是否具備,或者是否有機會掌握某方面的知識有關。

 舉例來說,一個從來沒有接觸過城市文明的山區農民,一天,不知怎的,忽然到城市居住。起初,他實在不懂得如何按著交通燈指示過馬路。我們能夠馬上判斷他很愚昧嗎?不可以!這個農民只是不具備在城市生活的知識(「無知」)而已。惟有當別人教導他如何在城市生活,或者他無師自通,我們才能夠按科學方法,分析他的學習能力是否敏銳,繼而才能夠判斷他智力的高下(「聰穎」抑或「愚昧」)。

 反過來說,我一生居於城市,忽然到農村居住。我不懂得怎樣趕牛、種菜,我是愚蠢嗎?不一定。我只是不具備在農村生活的知識而已。當然,如果我在農村住上五年,經某位經驗老農悉心教導,我也積極學習,但還是未能掌握種菜的竅門,那麼我真的要承認我有點愚蠢了。

 根據這個定義,我會這樣理解楊芳的「糞桶妙計」。

第一,在1842年,能夠通曉洋人器物技術的國人本來就非常少,七十二高齡的楊芳並非其中之一。毫無疑問,對於英國的船堅炮利,楊芳顯得「無知」。
第二,清軍也有火器,包括大炮。但現代戰艦以及在戰場上大量使用洋槍的作戰方式,仍然是楊芳所不能夠理解的。也許他無法接觸這方面的資料,也許他與當時掌握這方面訊息的中國人沒有溝通,這可能是「能力」問題、「訊息」是否流通的問題,或者「地位」、「權力」問題,而不是智力的問題。
第三,代入楊芳的知識背景,火槍的殺傷力不可能是「兵器」所能達到的。那麼,它只可能源自神明。同時,洋人「紅鬚綠眼」的模樣,洋人「亂搞」男女關係(楊芳的認知),都促使他按著中國傳統對於異族神明和妖術的思路來「想像」洋槍火炮。那麼,既然是妖怪,按著他所理解的鬼神觀,那當然就要用「厭勝法」,來擊破妖邪之道了。

 最後一點是合乎邏輯的推論──儘管楊芳的認知錯得離譜。因此,他的「判斷」是錯的,「結論」也是錯的。但錯的只是「結論」,而不是「推論」。

 楊芳相當不幸,因為他相當「無知」。那麼,我們比楊芳幸運嗎?

 也許。但切忌驕傲──尤其切忌「愚蠢地」認為現代人科技發達,居然就因此認為清人大都「愚昧無知」,以為所有現代人都比古人聰穎──那就真的十分「愚昧無知」了。
avatar
Harrison

文章數 : 5847
積分 : 7248
威望 : 0
注冊日期 : 2012-01-29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