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風波小反思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LV風波小反思

發表  Harrison 于 2013-03-16, 12:44

http://news.sina.com.hk/news/20130314/-53-2918001/1.html
puzzle

【明報專訊】因為Louis Vuitton,香港人又難得地關注起知識產權來。
上星期,LV被報章揭露,向幾間香港小商戶發出律師信,指他們使用印有疑似LV啡格圖案的椅櫈或出售疑似品牌設計的鎖扣手袋,涉及侵權,要求賠償和道歉。為什麼啡色格仔圖案或一個看來再普通不過的袋扣,都可以有自己的知識產權?

事實上,只要翻查政府知識產權署的網上外觀設計檢索系統,打上各大時裝品牌的名字,就能夠找到各個品牌已在香港註冊的外觀設計。LV共有63個,但並非最多,像Dior和Hermès便分別有65個和168個註冊登記;只是其他品牌沒有引起類似LV控告小商戶的風波。

商標/專利=先下手為強

記得早前看過外國電視的時事節目,指出不少時尚品牌也有委託中介公司,專門在美國一些售賣盜版名牌的熱點,「發掘」擁有侵權產品的商店,並向非法生產或出售這些產品的人追討賠償。聽起來有點小題大做,但事實上擺明車馬盜版侵權的產品有多少,大家也非常清楚,就是到香港女人街或廟街走上一圈,各式皮具腕表珠寶,假冒各大品牌的款式也可以找得到。而侵權例子,時裝以外也不少,例如Samsung和iPhone之間就其電子產品的外觀設計到應用技術細節,便曾在不同地區對簿公堂,在不同國家就不同專利有不同裁判,雙方各有輸贏;但說到尾,所謂專利或是侵權行為,其準則重點是什麼?說穿了就是「先下手為強」。

商標、外觀設計或專利本身,就是誰先登記誰就可以取得保護的規則,故以Samsung和iPhone為例,雙方便都將各樣再細碎的設計細節申請專利,為的就是杜絕及限制對方的設計可能性。但也正是這個「鬥快」的原則,才會鬧出早前在中國有商戶控告蘋果推出的iPad的名字侵權的奇怪官司——因為該中國商戶在iPad未進入中國市場前已然註冊了相同的產品名字。在這些時候,為維護原創設計者的權益而發明的商標法,又是否能夠發揮其原意的功效?
侵權訴訟vs.設計自由

去年,時尚界便有兩個關於設計侵權的案例。Gucci控告Guess抄襲它的孖G monogram圖案設計,以4個G拼成相類似的圖案,Gucci要求對方賠償2億2100萬美元,最後雖勝訴卻只獲賠470萬美元。2008年將其經典紅色鞋底設計註冊成商標的Christian Louboutin,控告Yves Saint Laurent 2011年時推出了一雙用上紅色鞋底設計的紅色高跟鞋侵權,事件拖拉一年多,法官最後判決Christian Louboutin仍然保有紅色鞋底設計的註冊商標,不過當其他品牌推出的是整雙鞋子由鞋底到鞋面也是相同的紅色時(亦即像YSL在事件中的設計),則不受此限制。
每間公司都有權因為自己的設計被竊取或利益被剝削而控告對方,但因應以上的兩個判案來說,我們可看到,控告對方侵權並非由控方一方「獅子開大口」說了算,一切都也需要經由法官以合理客觀方式定案。Guess的4G圖案的確跟Gucci的孖G相似,可對時尚品牌略有認識的人絕不可能看不出兩者分別,所以法官裁定的賠款額並非控方所要求的天價數字;就是Christian Louboutin的紅色鞋底雖然受到了註冊保護,卻不足以成為限制其他設計師以全紅色作為鞋履設計主調的自由。
「大賊不捉捉小雞」 惹質疑

次一系列的LV案件,絕非個別事件,甚至只是一系列本來就「微不足道」的侵權事件。也不需要深究髮型屋老闆本身可會是因為覺得那張啡色格仔櫈看起來很像LV而買,那時裝店店東有沒有將自己的產品與一個真LV手袋比較過,對LV來說,背後更值得控告的卻是那些生產這批侵權產品的製造商。若問LV有沒有做錯,法理上其實絕對合理,只是因為它大賊不捉捉小雞,激起大眾「抱打不平」的心理,而那種未見官先行定案,着對方賠償道歉的做法也令人不服。LV最後受到輿論壓力,宣布日後處理侵權個案時會考慮採取漸進手法,而部分被LV指侵權的香港商戶亦與品牌達成和解協議。

創作 來自既有創作

畢加索有一句名言:「Bad artists copy, good artists steal.」所謂設計創作,總不會是無中生有的,大家都是從已有的事物中得到靈感,然後演化出新的東西來。紅色鞋底、啡色格仔,都是平平無奇得可以的元素,但有了知識產權法,我們就都要尊重法律精神,讓法律較公正地決定侵權與否。例如較近期的,丹麥藝術學院學生Nadia Plesner創作了一幅繪畫了飢餓非洲男童手持小狗與LV手袋的畫作,雖然LV要求有關方面停止展出作品及支付每天5000歐元的版權費,可最後學生獲得徹底的勝訴。當然,如果你不是個想要挑戰品牌底線的藝術家,最好還是好好培養自己的品味,同時培養自己辨識正版盜版的能力。

忽爾想起,數年前法國街頭藝術家Zevs在中環Armani店外畫上融化的Chanel經典雙C logo圖案一事,Chanel當時並沒有控告其侵權,倒是警方控告他公眾地方塗鴉,而Armani亦向他索償高昂的清潔費用。其實在這樣不重視創意思維的香港談版權,倒像對牛彈琴。多少人視看盜版影碟為平常事?再回頭讀讀那些不斷攻擊LV的評論,只好失笑罷了。
文:張曉冬

編輯:沈可媛

avatar
Harrison

文章數 : 5785
積分 : 7186
威望 : 0
注冊日期 : 2012-01-29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