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憑試 中文科 重設範文 真相 我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文憑試 中文科 重設範文 真相 我見

發表  Harrison 于 2013-04-20, 17:07

http://es-la.facebridge.net/pages/%E8%95%AD%E6%BA%90%E4%B8%AD%E6%96%87%E7%B5%84/288264264648
puzzle readbook

這幾天,幾位傳媒朋友都問我:應否重設範文。

關於DSE中文科,是否應重設範文考核,作為經歷多次學制轉變的前線補習老師,我有發言權。

現在的考核制度,套用我唸大學時教授的一句話:「教的人不知在教甚麼,學的人也不知道在學甚麼。

當然,官方不會同意這話。官方會說:「教甚麼?考甚麼?不就是考聽、說、讀、寫嗎!」

可是,「聽說讀寫」這些實用性的技能訓練,既似外國人來北京學中文的課程,又似公務員入職試的考法,如果中國語文教這些學這些考這些,孔子穿越到今天,恐怕一定不合格。

何況,「聽說讀寫」訓練真的很實用嗎?人人都懂廣東話,為甚麼要有卷三聆聽和卷四說話?大概想與英文考試看齊吧。至於卷五更不知所謂,明明是「實用文」,卻改名叫「綜合能力」,要求學生看資料和聽資料,再寫一篇不太追求格式,反而追求「整合拓展」、「見解論證」的文章,這卷五與卷一(閱讀)、卷二(寫作)、卷三(聆聽)考核方向一樣,只是架床疊屋。整個卷五的設計,只對準備投身記者行業的人有用。

其實,我接觸的學校裡,不少都覺得官方「肉食者鄙,未能遠謀」,校方自己靜悄悄地返回範文教學之路,一一教回《出師表》、《醉翁亭記》等名篇,在校內也以此作考核標準。然而,教師和學生都心知肚明,縱使你背畢整篇《始得西山宴遊記》,在公開試裡一句也不會考,即使對範文掌握透徹,在卷一到卷五的實戰中一點幫助也沒有。於是,學生明知所學的不會考,不夠投入,老師聲嘶力竭,最後還是心灰意冷地回到訓練聽說讀寫技能的層面上。大家都計算過的:在這學制下,與其學古文《庖丁解牛》提升古文能力,不如直接給學生多幾篇古文練習操練好過。

既是如此,不論嘗試或已經以範文教學的學校,到中六都會轉型:狂派練習給學生練,就著上一年考過的題型,做做做,鬥高分,分析答題技巧……好,公開試過去,新題目出來了,又給下一屆學生新的練習,再度追著新題型來做做做,鬥高分,分析答題技巧……

就算是出版社也一樣,推出各樣的練習,五花八門,訓練技能。結果一年過後,新題目出來,參考書即時改版,標榜「根據2013年最新試題編寫」,追追趕趕,大家都很累。

以上這些,有甚麼問題?關鍵在於,中文是不是真的要技能訓練?

我們學中文,是要通過閱讀文章,明白作者的情感,知道作者身處那時代的背景,近一點來說,欣賞這位作者,遠一點來說,是與古人神交。

我們在精讀文章的時候,大的來說,我們會不知不覺學習到許多寶貴的價值觀:例如我們會為盡忠做一件事而自豪(出師表、敬業與樂業),有時候會懂得退一步海闊天空,避免衝突(歸去來辭、庖丁解牛),有時懂得欣賞山水(花潮、竹林深處人家、我看大明湖),有時懂得在逆境中豁達(始得西山宴遊記、醉翁亭記)。一篇好的文章,能改變我們心靈,要令我們一生受用,幾十篇一定夠。

小的來說,在欣賞文章的過程中,我們間接地學習到許多技能:描寫、論說、記敘,寫作手法、修辭技巧等等,然後把這些技能轉移到自己寫一篇文章上,或分析另一篇文章上。可是現在的課程呢?捨本逐末,直接地教這些技能,怪不得還有幾天便考試的莘莘學子,仍一臉茫然,不知所以。

那麼,當年誰要轉制?誰要把孔子搞成不合格?為甚麼這樣做?

最後一個問題,大概有點答案:因為大家都說,要學生細讀二十六篇文章(三十二個單元),學生會形成死背範文的習慣,進一步形成猜題風氣──猜哪課會出、猜會出哪題。

我的意見是,第一,如果學生夠膽把二十六篇文章都背了大半,我認為索性給他一個5星星好了。把經典入腦,學中文還有甚麼比這更有效的事?(別跟我說甚麼運用,你又回到訓練技能層面來了)。

第二,猜題又如何?你看今天考「聽說讀寫」,如斯虛無飄渺,師生不也在猜會出甚麼題型嗎?對著空虛的「麵粉」空虛的「搓」,一定焗不出好成績,慘烈程度反而更甚。

何況,考核範文的猜題真相是:二十六篇課文之間,早已出現許多比較題,例如《花潮》與《竹林深處人家》的花景竹景比較;《我和我的唐山》與《青玉案》中的新年場面比較;《齊桓晉文之事章》與《敬業與樂業》的論說手法比較……組合何止千種。

甚麼?已出無可出?那麼,可以找《花潮》與另外一些課外文章比較(例如余光中的描寫文);《敬業與樂業》與朱光潛的文章比較,不也是無限可能嗎?

其實,轉制前的範文出題,早已比這些更先進:2006年末代範文會考就考過:「花潮中的盛世,是否適用於今天社會情況?」也就是說,要求學生憑所學的中文知識,應用到生活層面上,這種「開放題」已經出現,可惜的是,它剛出生,範文學制便完結了。

聞說,官方要到2018/19才試行範文,那麼我可以肯定地說,由我貼中「檸檬茶」作文題目那一年開始,2007-2017年考試的DSE學生,會是歷史上中文浩劫十年的受害者,一如副學士,只是各種理由下的實驗性過渡產物,他們會被歷史記住、還是會被歷史遺忘,我不知道,但肯定的是,如果十年為一代,那麼將來社會上會有一批奇怪的人,他們的中文技能,會是空中樓閣,他們從來沒真正愛過李白、同情過杜甫、體會過歐陽修,而孔子穿越到今天考試,在時光機的刻度上,鐵定不會選擇悲哀的2007-2017了。


(本文部分內容刊於媒體上,此為完整全文)
avatar
Harrison

文章數 : 5847
積分 : 7248
威望 : 0
注冊日期 : 2012-01-29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文憑試 中文科 重設範文 真相 我見

發表  Harrison 于 2013-04-25, 17:12

https://zh-hk.facebook.com/siuyuenteam

決定重設範文 中文再度轉制
朝令夕改?從善如流? 蕭源

對教育局及考試局說「讚好」,原因是高官們終於改邪歸正、從善如流、順應民意(絕大部分老師),將於新學年中四,重設範文教學。

不過,這消息於2013年4月18日公佈後,並沒有細說詳情,加入哪些範文也沒說明,但是新制度卻將於2013年9月實行。我們的問題很簡單,就是:民間夠時間準備嗎?

如果官方公佈的範文名單,是經典之王「出師表」、「庖丁解牛」、「歸去來辭並序」等等,我想問題不大。畢竟學校資料庫、各大出版社,一定存有大量「史前」(即2007年以前)的相關課文資料,要重啟這些資料,編寫筆記教材,幾個月時間還是夠的。

不過,官方公佈的範文名單,會不會有新的文章?譬如加入「柳子厚墓誌銘」或蘇軾的「方山子傳」的話,民間(學校、出版社)一定會亂了手腳,要較長時間來編寫相關教材,那麼,一定不夠時間,趕及九月施行。

還有,官方的「重設範文」,只.限.文.言.文!天知道他們會不會在幾個月後,再度醍醐灌頂、良心發現,多加幾篇白話文?把魯迅、余光中、龍應台、張曉風、董橋甚至金庸都加進來,其實都沒問題,畢竟從無數好作品中再選好作品出來,實在頭痛得很,總之是好作品我們都歡迎。但關鍵是,請快點公佈,不要太晚,老師要放暑假的。
再者,官方下一步要做的,是盡快公佈「重設範文」後的Sample Paper(樣本試卷)。

為甚麼?中四學生們即使面對「新新學制」,還是有幾年時間才上考場,這樣早取得Sample Paper,有甚麼用?

因為,當年2007年取消範文考試,最大原因是怕學生「背誦範文」、「猜題目」等風氣(這種風氣的好壞,稍後再說),既然當年為這原因而活埋範文,那麼2013年重設範文時,如何避免這風氣重現?這是所有人包括傳媒都關心的問題。

所以,官方公佈Sample Paper,將是一個很重要的指引。

Sample Paper中,如何再考「出師表」、「庖丁解牛」等等,直接反映了以上的風氣能否得以改善。

我覺得,大家實在不用過分憂慮「背誦範文」和「猜題目」風氣重現,甚至也不必等待Sample Paper出來,再作定奪。

因為在轉制前(2006年及以前)的範文考試,出.題.已.經.相.當.先.進。

大家有讀過「花潮」這課文嗎?「斷估」當年沒有學生背這篇課文去考試吧?就算有,考試局題目一直都很少要求學生引文作答,就算有這題目,也不多,就算多,也已漸漸進化,2006年就有一道這樣的題目:

「你認為「花潮」一文中的「春光似海,盛世如花」與香港今天的盛世相似嗎?談談你的看法。」

如此問法,多好。引申出來,「出師表」可以這樣問:

「你認為諸葛亮向後主提議的治國方法,適合於今天提升公司業績之用嗎?」

當然適合了,「親賢臣,遠小人」,每個老闆都應該做呀!

還有,「歸去來辭並序」,可以這樣問:

「陶淵明離開黑暗官場,回家追求大自然生活。你認為這種生活態度在今天工商業社會中,還適用嗎?」

你看,這些問法,怎麼會形成「背誦」風氣(因背了未必有助答題),又怎會形成「猜題」風氣?(因為這種開放式題目很難猜)
所以,2006年以前的範文考核,已很先進,已見成熟的端倪,只可惜在2007年戛然而止。現在重啟,只要肯看回當年資料,承先啟後,薪火相傳,那麼這不是叫「走回頭路」,而是叫「繼續走正確的路」!

拜託,請各位再次提到「範文教學」時,不要一味再說會形成「背誦」、「猜題」風氣了!也請官方:盡快公佈文章名單、必須有白話文範文、出版樣本試題,好讓師生們盡快迎接中文科「新新學制」的來臨!
avatar
Harrison

文章數 : 5847
積分 : 7248
威望 : 0
注冊日期 : 2012-01-29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