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耀基談中國夢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金耀基談中國夢

發表  Harrison 于 2013-04-25, 17:31

http://www.pentoy.hk/%E6%99%82%E4%BA%8B/%E4%B8%AD%E5%9C%8B%E4%BA%8B%E5%8B%99/h173/2013/04/25/%E8%A8%B1%E9%A9%A5%EF%BC%9A%E5%B0%88%E8%A8%AA%E9%87%91%E8%80%80%E5%9F%BA-%E8%AB%87%E4%B8%AD%E5%9C%8B%E5%A4%A2/?utm_source=rss&utm_medium=rss&utm_campaign=%25e8%25a8%25b1%25e9%25a9%25a5%25ef%25bc%259a%25e5%25b0%2588%25e8%25a8%25aa%25e9%2587%2591%25e8%2580%2580%25e5%259f%25ba-%25e8%25ab%2587%25e4%25b8%25ad%25e5%259c%258b%25e5%25a4%25a2

readbook

世紀編按:著名社會學家、香港中文大學前校長金耀基,近日有四種著作出版。香港80後青年對金耀基並不陌生,在高級程度會考中,金耀基一文〈中國的傳統社會〉(節錄)就被編入中國語文及文化科。今天,本文作者採訪金耀基,問他對「中國夢」的看法,也談談香港普選。

avatar
Harrison

文章數 : 5786
積分 : 7187
威望 : 0
注冊日期 : 2012-01-29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金耀基談中國夢

發表  Harrison 于 2013-04-25, 17:31

香港中文大學前校長金耀基先生,是著名的社會學家。1966年,金耀基在台灣出版成名作《從傳統到現代》,影響過幾代台灣人。2004年他退休之後,一直過着自在的生活,把主要精力放在讀書與寫作上,以及自己鍾愛的書法。但即便金先生已經盡量拒絕出席活動,來自各方的邀約仍舊不斷。前不久他去南京旅行,在南京大學的朋友得知行程,見縫插針地邀請他去開講座。性情豁達的他,也便應允了。

我在香港雨季中難得的一個晴天見到金耀基先生。最近,他在牛津大學出版社出版《社會學與中國研究》,連同早前的《中國政治與文化》、《中國的現代轉向》和《中國社會與文化》之增訂版,共四種書面世。而在與金先生見面後的第二天,他又風塵僕僕地飛往台灣,去參加一個會議。

中國近代史的主軸

金耀基說,他喜歡做學者多於做校長。他稱人文學科的學者是做「手工業」的,書要自己看,文章要自己寫。做校長那兩年,他沒有時間看書、教書、做學問,這讓他感到非常辛苦。

現在,一切都很好。

金耀基說,他長達40多年的寫作生涯,乃是一以貫之的,沒有梁啟超的「以今日之我與昨日之我戰」。他認為中國近代史的主軸,是「現代化轉型」:「中間的跌跌撞撞,走得快走得慢,都是細枝末節。」在金耀基看來,中國過去的150多年歷史,從清朝到民國到新中國,不是朝代的轉變,而是文明體的轉變,也就是中國的現代化。在中國的現代化當中,有三個主旋律:

一、從農業社會到工業社會。中國大陸到今天還沒有完全完成城鎮化,仍有百分之六七十的農村人口,台灣則是很早就轉型成功了。

二、從帝制走向共和。這條路無論國民黨建國還是共產黨建國,都是一樣的。但是共產黨走向共和沒有成功,國民黨走成功了,這是國民黨自己也沒想到的。

三、從經學向科學的轉變。過去中國人讀書,沒有數學、物理、化學,後來則是「學會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這樣一來,中國整個思想文化體系變了。今天的大陸,學術地位最高的往往是科學院的學者,整個知識系統的排位都是科學最高。金耀基認為,這現象並非偶然。他說,今天中國人的衣食住行和思考方式,幾乎沒有一樣東西不是西方的。中國的轉型,唯一失敗的是政治。



民主:中國沒得選

回溯中共建國的歷史,金耀基說,社會主義是唱着《國際歌》,喊着「工人無祖國」出現的,根本與民族主義無關。但是所有的社會主義國家革命成功後,都不知不覺地傾向於「一國社會主義」。而當年資本主義跟社會主義的較量,在金耀基看來,就是兩種制度現代性的較量。毛澤東搞社會主義失敗了,鄧小平轉向改革開放。但金耀基提醒,改革開放是用政治手段,在經濟層面進行改革開放。經濟上搞「四個現代化」,政治上搞「四個堅持」,這兩個概念是相互矛盾的。以至於後來,中共內部的權力沒有發生實質變動。

改革開放造成了「生產革命」,而「生產革命」的結果是導致了「消費革命」。金耀基指在意義上,「消費革命」絕不在「生產革命」之下。他說:「『消費革命』的結果是,每個人的『主權意識』出現了──我要買這個,不要那個。現在連政治都變成『政治市場』了——這個政治主張我喜歡,那個政治主張我不喜歡。」於是,政治上的「消費主義」也出現了。「主人意識」出現了,所以維權和上訪愈來愈多:「做主人的意識,是中共自己平常教老百姓的,一涉及到政治又不是主人了,這怎麼可以接受呢?」中國現代化轉型其中很重要的一點,是農業文明轉向工業文明。而民主,是西方有頭腦的人,在數百年時間裏,思考出來配合工業文明的制度。所以,今天中國也進入工業文明了,不需要重新思考需要什麼。有人說中國「國情」不同。所謂「國情」沒有不同到連大方向都不同的程度。因此,在民主這個問題上,中國「沒有選擇的餘地」。

 真正的「中國夢」

金耀基說,過去中國強調「社會主義民主」,結果是「民主沒有了,社會主義也沒有了」。一說到民主,中國就說是西方的。他提醒,西方的民主並非一成不變的,美國的民主和英國的民主就很不一樣。所以,中國可以有自己的一套,目的是回應民眾的需求。他認為現在的中共政權在一個困局中:「他們不是不想變,怕一變就出問題。」但是,中共走回頭路必死,只能往前走。

在金耀基看來,今天的中國「很穩」。有人上訪,他認為「是出氣」,和美國四年一次的大選一樣,「把不好的選下去,又有新的期待」。但是,金耀基說中國必須認真對待上訪問題:「為什麼有那麼多人上訪?政治的管道淤積了,人民的主體性無法表現出來。」他說:「我相信習近平、李克強這個團體比較有底氣,因為他們是太子黨。」金耀基也希望中國保持經濟增長:「我相信中共將來在政治方面會有一些動作,但我希望中國基本的經濟發展勢頭不要斷掉。一斷掉,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對習近平和李克強這對組合,金耀基是有所期待的。

不過,對習近平提出的「中國夢」,雖然金耀基認為這種「符號性」的話,在中國這麼大的國家裏是需要的,可以幫助增加凝聚力,「『中國夢』可能在某種意義上能夠安撫某些中國人」。但是金耀基認為習近平的「中國夢」並無新意,「就是民族主義」。金耀基認為,真正的「中國夢」應該是讓中國成為一個現代文明國家。最根本的,是建立一套政治秩序── 沒有秩序就是野蠻。

現在有人覺得中國可能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第一,金耀基認為「根本不可能」。他說:「中國要成為世界第一,沒有一百間一流的大學,免談。為什麼?將來國家的硬實力、軟實力,基本上都來自大學。」



 普選?沒必要再討論

既然中共提出了「中國夢」,今日之香港,就要面對這個「夢」。尤其在中共限於不敢政治改革的窘境下,香港的民主歷程,將有怎樣的遭遇呢?

早在1980年代初,金耀基就寫過文章,表示香港走向民主是必然的。直至今日,他仍然堅持這樣的看法:「香港走向高度自治、民主發展,是當初一國兩制中就有的,所以不必懷疑香港是否能實現民主。」而對於普選,金耀基覺得也沒有再討論的必要,香港的治理者要取得合法性,普選是必須的,不可能不普選。但是普選具體如何操作,卻是個問題。他說:「香港人不可能接受一個完全聽中央話的人,中央也不可能接受一個完全反抗中央的人,這兩個選項都不存在。」他希望2017年可以實現普選,而在此之前,雙方應該坐下來好好談,他相信是可以找出「公約數」的。至於在此之前是否「佔領中環」,金耀基則覺得略顯過激。他認為,今日香港人對政治的參與度非常高。1980年代初,英國希望在香港推行一定限度的民主,當時不要說選民沒興趣,就連候選人都沒有,還要動員候選人參與。但在八九六四之後,香港人在政治心理上有大變化。如今,香港早已成為「示威之都」。而港人對政治參與感的增加,金耀基說,和「港人治港」有很大關係── 如果沒有足夠的參與,談何港人治港?

在整個談話過程中,我幾乎不用多說什麼。他的大架構、大格局、大敘述,就足以講很久、很久。而年近八旬的他,說起自己畢生專注的學問來,還和年輕人一樣充滿活力,滔滔不絕,完全沒有疲憊的樣子。不過,他說到一國兩制並非不可打破之格局,還是令我莞爾一笑。他說,大陸的「制」變得很厲害,如果有天大陸變成資本主義了,看起來就「一國一制」了。誰說不是?


[圖/陳淑安 編輯/袁兆昌]

原文載於明報世紀版

評台fb:www.facebook.com/pentoyhk

avatar
Harrison

文章數 : 5786
積分 : 7187
威望 : 0
注冊日期 : 2012-01-29

回頂端 向下

金 耀 基 笑 談 半 世 書 情

發表  Harrison 于 2013-06-19, 17:52

http://www.singtao.com/yesterday/sup/0606mo01.html




金耀基這名字,對香港中文大學校友來說,絕不陌生。1977年至1985年間,他曾為中大新亞書院院長,及後於2002年到2004年更擔任中大校長,學者形象深入民心。不過,要數他最廣為新一代認知的,莫過於他作為舊制高級程度會考中國語文及文化科範文《中國的傳統社會》的作者身分。半世紀以來,他一直醉心研究中國現代化和傳統社會議題,閒時愛寫散文。回顧過去七十多年,金教授不諱言:「最難忘情的,始終是書。」

  筆者早前出席金耀基的舊作新訂發布暨讀者見面會,現場所見,席上盡是慕名而來的學生和愛書之人,好不熱鬧,就連金教授出場時也笑稱「機會難逢」,皆因這是他生平第一次出席同類場合。約兩小時會面中,金教授
[color][font]
幾乎無所不談,上至中國社會,下至個人創作,都有一番見解,但正如發布會題目「最難忘情是書」所言,他的分享總離不開「書」,「從小讀書,長大教書,我的生命就是從未與書割裂。」他續說:「退休前,尤其是當教授時,我終日忙於寫文章、處理教學和行政上的事,根本沒時間看自己專業以外的書,常常就買一大堆書回來置諸高閣,那時候積存下來的書最貴,因為從未讀過!」

  從《中國社會與文化》、《中國的現代轉向》到《海德堡語絲》、《劍橋語絲》……金教授的作品大致可劃分成論說文和散文兩類,談論的都是社會、文化議題,與他本身的閱讀口味頗為相近,「我喜歡看不同類型的書,但看得最愜意的,一定是文、史、哲類。」至於對語言的選擇,中、英文固然皆有,不過也有偏好,「一直以來,兩種語言的書我都會看,視乎哪種對我受益較多,對從事的專業最有幫助。然而說到寫作,還是用中文最安心。」他兩度強調:「用英文發表文章是重要,但用中文卻是必要的!因為文字是文化的載體,而中國文化的傳承絕對得靠當代人不斷的參與。」

  由進中大計起,金教授已為人師數十載,加上身為四子之父,早年又當上爺爺,談起年輕人,他顯得格外關心。「我真希望新一代都可以養成閱讀的習慣。老實說,現階段不看書,大家可能不會感覺甚麼,依然好好地活。可是當你們愛上讀書,一旦不讀的話定會很不安心,那全因為讀書能夠豐富自己,甚至透過文字與作者對話。」他還建議,「年輕人即使已經在職,也不應該摒棄閱讀習慣,本行的書要看,非關專業而有興趣的書也得持續地看,而且最好有『要擁有一個私人圖書館』的想法,好像我家也不大,但自己的小天地還是有的,哈哈!」只見眼前的他開懷地笑了起來,想必是嗅到書香吧。[/font][/color]

2013-06-06



avatar
Harrison

文章數 : 5786
積分 : 7187
威望 : 0
注冊日期 : 2012-01-29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