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姊妹被遺忘的角落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七姊妹被遺忘的角落

發表  Harrison 于 2013-05-18, 16:52

http://www.hkheadline.com.hk/culture/culture_content.asp?contid=147986&srctype=g


這幾年時常到香港電影資料館看戲,之後若有時間,我都喜歡信步走到魚涌或北角去。畢竟平時坐在電腦前的時間太長,有機會遠離一下屏幕,看看周遭的景物、舒展一下筋骨也是好的。

  從芬尼街往西走,一直至電照街,今天我們都會將之歸入魚涌或北角的範圍,但老香港會清清楚楚告訴你,這裏本來就自成一「區」,叫做「七姊妹」。很奇怪,這裏明明屬於市區的一部分,但就像一片被遺忘的角落,繁華落盡,幸運地未有得到大商家的「眷顧」,興建「巨無霸」的大商場或浮誇的豪宅。汽車匆匆來往,路人寥寥可數,歲月就在這裏靜靜地溜過。

  現在提到七姊妹,大家通常都會馬上想起七姊妹道。其實,早在這條街建成以前,這一帶甚至現時整個北角區,已經被稱為七姊妹了。而這個名字是來自一個悲劇故事:相傳昔日該處有七位金蘭姊妹,她們立誓自梳不嫁。後來,三妹被家人安排許配予同鄉,其他姊妹知道後,決定相約在三妹出嫁前一天,一起蹈海自殺。村民事後沒有找到她們的屍首,但在海灣上發現多了七塊如少女模樣的礁石。這個故事也許只是民間傳說,但七姊妹石的確存在,只是很多年前隨填海工程而湮沒,不如沙田望夫石般屹立至今。

  被冠「小上海」稱號

  早期的七姊妹區人罕至,一九一一年中華遊樂會在那裏的海灣搭建泳棚,由於鄰近電車站,距離市中心亦不遠,於是漸漸吸引了不少遊人到來游泳、划艇。也許是七姊妹傳說的緣故,泳棚不時傳出有泳客「撞鬼」而遇溺的新聞,但依然遊人如鯽。政府多次提出要將泳棚填海發展,均引起民間的強烈不滿。直到香港淪陷,日軍在七姊妹的海灣登陸,泳棚的設施全被於戰火。

  到了戰後,南來的上海人帶大量資金,以出色的商業手腕,紛紛在北角買地投資,連帶「十里洋場」的生活習慣也一併搬來,北角從此多了「小上海」的稱號。其中,七姊妹區的英皇道就開了一家高級的娛樂場所——麗池花園夜總會。創辦人李裁法據說是上海青幫頭子杜月笙的門生,在香港淪陷時,曾經混進日軍憲兵隊擔任臥底,暗中協助重慶派來的人員,亦有說他是來自南京政府的情報人員,身世充滿神秘的傳奇色彩。

  麗池當年曾有過的宣傳措辭,同樣不失「海派」本色:「麗池之於香港,猶如慕連魯滋(Moulin Rouge)之於巴黎,沙維(Savoy)之於倫敦,和哥巴卡巴納(Copacabana)之於紐約。」那裏的夜總會長期有菲律賓樂隊、歌手駐場表演(亦舉辦過「香港小姐」選舉),此外,又有酒店、餐廳、酒吧、半室內泳池(泳池前方是日光浴的平台,可遠眺維港景色)、小型碼頭、小型高爾夫球場等娛樂休憩設施,對於六十多年前、剛經歷戰亂不久的香港人來說,確實是一種矚目、嶄新的體驗。劉以鬯便念念不忘地回憶道:「五、六十年代的北角,到處可以見到上海情與上海景。坐在北角麗池夜總會尋歡作樂的上海人,一定可以體會到坐在上海麗都夜總會的氣氛。」在消費娛樂以外,麗池還是讓南來者紓解「鄉愁」的好地方。

  後來夜總會結業,原址改建為住宅,名字也叫麗池大廈。大廈的外形設計,如樓梯窗戶的韻律排列、中庭外牆六角形孔洞的透視效果,都別具心思,但又未至於標奇立異。難得的是,即使到了今天,大廈已經樓齡不淺,但看上去仍然不失跳脫活潑的時尚風格。

  搖身變作新型商廈

  相比起港島其他地區,七姊妹的發展步伐不算急速,因而保留了不少上世紀六十年代的建築物,好像公務員宿舍寶石樓、健康村、模範 、柏立基夫人健康院、昌利工廠大廈……都是實而不華,既強調功能性的同時,卻沒有新派建築的冰冷。

  吉祥大廈矗立在英皇道也有近半世紀了,每次坐電車經過,雙眼總會被這排屏障般的大廈群懾住,心裏不期然產生一股肅然起敬的心情。只可惜,大廈現在幾近人去樓空,餘下一副衰敗頹唐的軀殼,等待推土機把它埋葬。

  在吉祥大廈的另一邊,昔日是灰灰沉沉的工廠區,也曾經是多家報館的所在地(包括《星島日報》的新聞大廈),每天為香港人生產「精神食糧」。不過近年這裏已經搖身一變為新型的商廈和酒店,玻璃幕牆略微扭曲的反映對面的舊街道與舊樓房,帶點虛幻,也帶點詭異。酒店毗鄰香港殯儀館,坊間的俗稱也是叫「大酒店」的。這麼多年來,不論逝者是達官貴人,抑或平民百姓,都在這幢白色素淨的建築走上最後一程。殯儀館與模範 互相守望,中間的英皇道如同生與死的界,雖把兩者隔開,彼岸卻又如斯接近。

  今年初的一個晚上,我就跨過這條界,靜靜地送別也斯先生。之前與他僅有過一面之緣,真正對他的認識,都是來自他的作品。他寫於上世紀七十年代的新詩《中午在魚涌》,就描繪了英皇道一帶的景物。那段日子,他在新聞大廈跟隨宋淇編《文林》雜誌(他數年前在本欄就憶述此事),又在民新街盡頭的金馬大廈住過,直至後來離開香港,赴美國留學為止,他的人生與文學歷程都跟這個社區緊緊連繫起來。想不到兜兜轉轉,魂兮歸來,他最終還是回到這裏,生命真的像一個循環。那夜,聽他的親人、好友的種種回憶,想起他在懷念宋淇一文中說:「宋淇先生對詩、對文學藝術的熱心,感染了我們,至今未嘗止息。」這句說話套用在也斯先生身上,又何嘗不是?

  曾肇弘,中文系畢業,遊走於城市的大街小巷,沐浴於文學與電影之間,在科技年代努力尋找前人的足。網誌:http://swtsang.mocasting.com

文:曾肇弘
圖:曾肇弘、星島圖片庫


資料來源 : 星島日報
avatar
Harrison

文章數 : 5717
積分 : 7116
威望 : 0
注冊日期 : 2012-01-29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