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港魚

Nomad  :: Hiking :: Nature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消失的港魚

發表  Harrison 于 2013-09-01, 20:30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ulture/art/20130811/18373070

 

「有冇興趣下星期釣墨魚?」印象中只十年前釣過一次,滿滿一大桶「墨魚」(大多數其實是魷魚),撐得肚子痛,自此都沒有參與過。
[您必需注冊登錄才能查看本圖。]■拖網捕魚影響海洋生態。
今次也推卻了朋友邀請,除了比較喜歡白天出海弄潮,也知道香港的海中魷魚所餘無幾,乘興出海一晚,很可能釣得寥寥數條,敗興而歸。我們生於海邊的香港八十後,從小一邊食蒸魚白灼蝦,一邊看着電視裏的成龍,一手舉V一手捉龍蝦,從來都不明白,海裏的魚蝦蟹是十分有限的資源。魷魚釣少了,有人寧願以為牠們變聰明了不願上鈎,而不相信魷魚近年被濫捕而大幅減少。

[您必需注冊登錄才能查看本圖。]■港人經常吃的魷魚,已被列入「避免食用」類別。
香港海洋資源豐富,相對本地研究海洋生物的人就寥寥可數,魷魚這些不起眼的小生物當然沒有太多人關注。雖然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WWF)已經評南中國海的魷魚為「避免食用」,但是沒有具體數據,就沒有傳媒跟進,市民當然不關注。我們以為普遍到極的物種,有時會突然消失,靠水吃水的香港彷彿完全不關心。去年郭晶晶和霍公子大婚,婚宴菜單公諸同好,讀者有得睇冇得食的同時,大讚無翅婚宴夠環保。報章還登了34年前其父霍震霆和朱玲玲大婚的菜單作比較,較少人留意的,是菜單上一味「清蒸雙紅斑」原來現在已幾乎成絕響。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香港人富起來,婚宴大排筵席,壓軸的「清蒸雙紅斑」必不可少,取其紅色大吉大利,更要好事成雙、年年有餘,每席兩條夠派頭,色香味量意頭俱全。紅斑英文名為「Hong Kong Grouper」,顧名思義曾是香港常見品種,經過戰後濫捕,到九十年代大幅減少,2003年更被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瀕危物種紅色名錄評定為「瀕危物種」。現在在市場十分罕見,小的賣五六百,大的過千元,多數是南中國養殖,野生的近乎絕迹。


[您必需注冊登錄才能查看本圖。]■香港水域已很難看見野生紅斑。
筆者最近認識了從事香港海洋研究的Stanley,他說在過去超過五百次潛水考察,只有一次在果洲群島附近看見野生紅斑,當時紅斑落入漁民的魚籠之中,其他潛水客知道紅斑捉一條少一條,即時合力替紅斑解困。不過Stanley認為普遍香港人不明白,一般大型的石斑魚需要十年才達至性成熟,為了口腹之慾,我們連未成年的幼魚都不放過,導致生態災難。他又舉了1972年漁護署的報告為例,當時大型的泥斑數量豐富,是漁民於香港水域慣常捕獲的魚種,平均長30至90厘米,不過人類大小通吃,不懂「數罟不入洿池」的道理,現在泥斑竟也成為「易危」物種。

[您必需注冊登錄才能查看本圖。]■黃唇魚是瀕危物種,巨型的黃唇魚能賣得過百萬元。
說到香港水域「消失的魚」,很多讀者都會記起數年前一段新聞,有人在汲水門釣起大魚,以兩萬賣給船家,船家再以五十八萬轉手,所講的就是極度瀕危的黃唇魚。黃唇魚是中國特有品種,曾經是大澳的常見魚,所以亦稱為「大澳魚」,長達兩米,重一百公斤,被評為「海洋十寶」之一。由於黃唇魚的魚鰾可以製成貴的花膠,加上內地中醫藥材熱炒,一條成年黃唇魚動輒可以叫價一百萬元。雖然內地列為二級保護動物,仍有不少黑市偷捕買賣。
黃唇魚看似神秘,其實易於捕捉,所以數量迅速減少。黃唇魚有集群產卵的習慣,多聚在河口等鹹淡水交界產卵,並且是會發出聲音求偶的魚類。集群產卵期間,附近船家卧於船底或甲板,聽到水底轉來怪聲,就知道大黃唇在附近,一網成群。到現在,黃唇魚雖然被列為瀕危國家級受保護動物,原來在香港不受法律保障。除了鯨豚和海龜,在香港水域捕獵任何魚類(甚至鯨鯊!)都不違法,實在需要檢討。各位釣客釣到幼魚要放生,自不待言。
過去五十年,香港水域的大魚大幅減少了80%,漁民以拖網方式過度捕撈。而捕獲的魚越來越小,平均輕於十克,大部份捕獲的幼魚不要放生,而是製成魚糧,魚類沒有機會繁衍下一代。拖網同時破壞魚礁,也令很多魚種失去棲息地,十多年前曾有學者建議在香港近岸海域建立人工魚礁,循環再用建築混凝土廢料投於海底,科學種植珊瑚於上,讓石斑等珊瑚魚得以休養生息,開枝散葉。另隨着去年底起禁止拖網捕魚、回購漁船,香港捕魚業式微,這些方案大可以配合推展,協助我們重建海洋生態,找回幾近消失的大魚。
avatar
Harrison

文章數 : 5847
積分 : 7248
威望 : 0
注冊日期 : 2012-01-29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Nomad  :: Hiking :: Nature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