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勿喚我,魂不來歸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請勿喚我,魂不來歸

發表  Harrison 于 2013-09-01, 23:13

http://premium.mingpao.com/pda/ppc/colDocDetail.cfm?PublishDate=20130901&File=vx001a.txt&token=b218bc260b89c0
puzzle 

世紀.Literature﹕請勿喚我,魂不來歸

2013年9月1日 (日)

【 明 報 專 訊 】 編 按 : 早 前 , 香 港 各 區 盂 蘭 儀 式 與 佈 置 , 呈 現 各 區 所 理 解 的 傳 統 文 化 面 貌 。 香 港 著 名 作 家 黃 碧 雲 , 根 據 近 日 觀 察 , 並 引 用 魯 迅 作 品 、 日 本 作 家 作 品 等 , 談 談 港 式 盂 蘭 節 的 演 繹 如 何 。
我 們 怕 人 還 是 怕 鬼 ?

黑 衣 小 生 見 到 黑 衣 妻 , 驚 道 : 「 你 是 人 定 是 鬼 ? 」 兩 個 都 是 木 偶 , 沒 有 表 情 , 手 腳 披 離 , 車 禍 或 跳 樓 的 死 者 , 一 樣 的 手 , 不 見 足 , 木 偶 戲 只 得 一 個 半 身 , 我 不 知 道 為 何 有 此 一 問 ; 盛 夏 , 暴 午 , 香 港 最 悶 熱 的 一 個 月 份 , 筲 箕 灣 一 個 球 場 , 我 在 電 車 裏 站  , 搖 搖 擺 擺 , 手 裏 搖 一 把 桃 紅 扇 子 , 西 班 牙 人 從 日 本 知 道 扇 子 , 從 馬 尼 拉 知 道 披 肩 , 現 在 扇 子 與 披 肩 , 從 東 至 西 又 來 東 , 電 車 裏 有 幾 個 老 上 海 , 老 女 穿 一 套 像 睡 衣 , 還 講  上 海 話 , 夾 一 兩 句 半 鹹 淡 粵 語 , 我 望  他 們 , 兩 老 人 和 他 們 的 女 兒 , 都 老 , 香 港 島 的 電 車 , 一 走 走 上 百 年 , 從 北 角 向 上 駛 , 房 子 都 很 舊 , 老 上 海 下 車 了 , 車 廂 很 空 , 我 不 知 道 戲 棚 在 哪 裏 , 望  淡 灰 入 黑 的 電 車 軌 , 路 寬 而 靜 寂 , 一 個 星 期 六 的 下 午 , 我 什 麼 也 沒 有 想 。
見 到 彩 旗 , 上 一 次 到 西 貢 白 沙 灣 看 觀 音 誕 神 功 戲 , 也 是 這 樣 的 旗 旌 , 我 知 道 這 就 是 了 。
有 人 念 經 。 是 盂 蘭 勝 會 , 當 然 。

聽 到 鑼 鼓 , 開 鑼 , 念 經 的 道 士 繼 續 念 , 陽 光 狠 毒 。
戲 已 經 開 始 , 黑 衣 妻 回 : 「 我 是 人 。 你 且 喚 我 三 聲 , 一 聲 比 一 聲 高 。 我 是 人 , 就 會 回 應 。 」 生 道 : 「 三 娘 。 」 「 是 。 」 「 三 | | 娘 。 」 「 是 。 」 「 三 | | 娘 | | 」 戲 棚 只 得 幾 個 人 , 沒 椅 子 , 有 一 張 , 有 工 人 放 下 的 釘 子 , 我 沒 拿 , 見 到 一 個 婦 人 , 坐 一 張 , 踏 一 張 , 她 身 邊 有 一 個 人 , 坐 輪 椅 , 此 外 無 他 , 我 問 , 「 請 問 椅 子 可 以 坐 嗎 ? 」 她 看 我 一 眼 , 說 , 「 你 可 得 還 我 。 」 我 問 : 「 什 麼 時 候 歸 還 ? 」 她 沒 答 , 將 椅 子 挪 給 我 , 在 她 身 旁 , 說 : 「 你 坐 吧 。 」 我 問 , 「 那 黑 衣 婦 人 是 人 是 鬼 ? 」 她 說 , 「 是 人 。 」 我 看 她 , 很 普 通 的 婦 人 臉 , 很 難 記 得 長 的 是 什 麼 樣 子 。
紙 橋 與 仙 人

我 想 鬼 就 是 這 樣 子 , 很 普 通 , 很 難 記 起 。

看  有 點 不 對 , 日 光 日 白 , 為 何 無 人 看 戲 。 戲 台 很 高 , 要 很 遠 才 可 以 抬 頭 看 到 。
戲 棚 內 有 一 紙 橋 , 婦 人 道 : 「 今 晚 過 金 銀 橋 。 」 可 能 她 跟 我 說 , 我 只 好 答 : 「 什 麼 金 銀 橋 ? 」 她 說 , 「 仙 人 過 金 銀 橋 。 」 我 不 知 何 仙 , 亦 不 問 , 拿 起 畫 簿 , 做 畫 稿 。 戲 台 吊 布 , 藍 紫 配 橙 紅 , 戲 有 點 怪 , 甩 甩 離 離 , 走 了 拍 , 聽 到 唱 旦 的 在 說 , 「 在 找 劉 知 遠 。 」 樂 師 在 吊 命 , 重 重 複 複 , 我 停 下 手 ; 《 白 兔 會 》 我 看 過 崑 曲 版 本 , 故 事 略 知 梗 概 ; 我 身 旁 的 女 人 , 忽 然 道 : 「 這 裏 風 大 , 我 要 走 了 。 」 我 奇 怪 , 盛 熱 無 風 , 為 何 說 風 大 , 我 問 她 : 「 椅 子 怎 樣 還 你 ? 」 她 已 經 走 了 , 我 回 身 看 人 , 才 發 覺 , 原 來 身 後 都 是 死 人 的 仙 位 , 她 說 的 是 「 先 人 過 金 銀 橋 」 , 先 人 即 鬼 。
這 台 戲 做 給 鬼 看 。 我 聽 過 有 天 光 戲 , 沒 看 過 , 以 為 做 給 鬼 看 的 戲 , 都 在 午 夜 之 後 , 黎 明 之 前 。
有 個 流 浪 漢 要 拿 椅 子 , 工 人 說 , 「 這 椅 子 我 們 開 工 用 的 。 」
原 來 藍 紫 布 , 呼 魂 召 鬼 。
三 娘 有 沒 有 應 第 三 聲 ?

李 鄭 屋  與 我

鬼 怨 。 我 小 時 最 難 忘 的 鬼 故 事 , 是 一 條 腿 的 故 事 , 鬼 不 是 那 個 只 有 一 條 腿 的 人 身 所 幻 , 而 是 那 一 條 腿 , 白 天 我 會 見 到 一 條 腿 , 在 我 面 前 , 跳 來 晃 去 。 這 一 條 腿 , 是 一 個 人 身 所 失 落 , 何 來 何 去 ?
鬼 怨 不 得 , 怨 失 。

日 女 怨 。 不 知 是 否 因 為 《 百 鬼 夜 行 》 或 《 四 谷 怪 談 》 , 女 怨 , 因 為 無 力 反 抗 , 因 為 靜 , 因 為 內 八 字 腳 ? 我 幾 年 見 繭 一 次 , 繭 叫 「 米 若 」 , 每 次 見 她 , 都 是 眉 心 略 蹙 , 精 神 散 渙 , 可 能 因 為 長 途 飛 行 , 但 一 次 在 大 阪 見 面 , 她 住 在 大 阪 , 也 是 一 樣 的 無 魂 魄 ; 那 種 怨 , 空 空 洞 洞 , 我 與 鬱 美 , 相 交 多 年 , 時 常 一 起 去 看 電 影 喝 酒 吃 餐 看 畫 展 表 演 , 但 無 論 我 們 多 麼 接 近 , 我 都 無 法 感 到 她 , 好 像 人 空 了 , 沒 有 心 ; 她 的 長 髮 及 地 , 我 見 過 一 次 , 大 概 能 見 她 散 髮 的 都 是 進 她 房 子 的 人 , 她 穿 白 衣 , 《 百 鬼 夜 行 》 有 一 個 , 雪 女 , 我 想 就 是 鬱 美 ; 從 不 高 聲 說 話 , 從 無 情 感 , 一 次 和 她 去 吃 餐 , 她 很 暈 , 想 嘔 吐 , 我 伴  她 , 那 時 是 她 最 脆 弱 的 時 候 , 她 按  心 , 斷 續 說 , 請 等 , 等 等 , 我 送 她 回 家 , 其 後 她 說 我 是 她 好 朋 友 , 我 無 法 答 應 , 雪 女 冷 極 至 怨 , 但 她 從 來 沒 有 說 過 一 句 埋 怨 生 活 的 話 。

在 一 個 喪 禮 , 我 聽 到 隔 壁 靈 堂 在 唱 南 音 , 我 站 在 門 外 聽 , 聽 不 清 楚 , 不 知 是 否 《 男 燒 衣 》 。
南 音 怨 。 「 聞 得 妹 你 話 死 , 我 實 在 見 悲 傷 , 妹 呀 你 為 因 何 事 搞 到 自 縊 懸 樑 」 , 《 男 》 唱 思 妓 , 「 可 恨 當 初 唔 好 早 日 帶 妹 埋 街 , 免 使 你 在 青 樓 多 苦 捱 , 咁 好 沉 香 當 作 爛 柴 。 」 杜 煥 《 女 燒 衣 》 , 唱 妓 女 思 郎 , 米 婆 召 靈 , 男 鬼 嘆 「 今 生 今 生 與 你 無 緣 份 」 , 願 「 你 早 日 唔 使 當 娼 為 客 奔 」 。 怨 錯 怨 誤 , 在 靈 堂 上 是 最 誠 實 的 招 認 。

李 鄭 屋  很 多 年 沒 有 去 過 , 從 長 沙 灣 地 鐵 站 出 來 , 我 認 不 得 地 方 , 問 人 戲 棚 在 哪 , 婦 指 前 路 , 「 直 行 便 是 」 。 走  忽 知 是 舊 路 , 還 記 得 有 一 間 桂 林 米 線 , 很 小 的 店 , 我 在 那 裏 吃 過 , 再 走 過 去 是 街 巿 , 我 在 一 間 茶 餐 廳 和 江 瓊 珠 吃 蛋 撻 , 為 什 麼 會 記 得 吃 蛋 撻 ? 我 們 自 此 沒 有 再 見 過 面 , 一 九 九 七 年 以 後 的 事 情 : 「 一 九 九 七 」 , 我 們 是 要 經 過 這 個 年 份 很 久 很 久 的 , 人 的 短 暫 生 命 以 為 長 久 時 光 , 才 知 道 一 件 事 情 的 意 思 , 一 九 九 七 , 我 們 失 去 我 們 以 為 自 己 曾 有 。
李 鄭 屋  不 是 變 化 很 大 , 灰 黑 , 路 旁 有 垃 圾 。 沒 有 什 麼 好 懷 念 。
建 在 球 場 的 戲 場
戲 場 建 在 球 場 , 場 外 有 大 火 爐 , 燃 燒 不 斷 , 一 袋 一 袋 的 金 銀 紙 。 靈 堂 也 有 家 屬 摺 金 銀 紙 , 家 人 有 一 個 南 亞 或 印 巴 人 士 , 也 在 摺 。
我 想 金 銀 紙 息 怒 平 怨 。 摺  摺  , 無 意 義 的 富 貴 , 燒 掉 。
穿 黃 袍 的 道 士 在 場 中 穿 插 , 行 走 , 念 經 , 並 不 肅 穆 , 有 點 求 其 。 靈 堂 有 僧 人 念 經 , 東 張 西 望 , 有 僧 人 睜 眉 , 亦 無 佛 相 。
無 怨 便 無 鬼 吧 ? 無 鬼 便 無 召 喚 , 無 超 渡 。
道 士 於 盂 蘭 道 場 念 經 三 日 , 僧 人 領 家 人 繞 靈 堂 走 幾 分 鐘 。 貴 州 山 區 , 保 留 古 風 , 我 見 過 村 人 的 葬 禮 , 足 足 三 天 , 最 後 一 夜 , 家 人 通 宵 繞 棺 木 送 屍 上 路 。 儀 式 歸 儀 式 , 家 人 一 樣 走 得 無 精 打 采 , 邊 抽 煙 邊 走 。
鳥 山 石 燕 《 今 昔 圖 畫 續 百 鬼 》 , 怨 男 化 成 陰 摩 羅 鬼 。 女 怨 情 , 男 怨 ? 甚 ? 誰 ? 名 ? 屋 ? 祿 ? 利 ? 爭 ? 敗 ? 「 果 個 咁  曾 蔭 權 , 唔 知 佢 點 做 , 呢 個 政 府 , 有 冇 做  乜  幫  呢 個 阿 姐 ? 」 呢 個 阿 姐 ? 我 ? 我 要 什 麼 幫 忙 ? 我 好 慘 嗎 ? 我 打 開 畫 簿 在 畫 , 畫 簿 一 開 , 就 會 有 各 人 前 來 , 看 看 說 說 , 曾 蔭 權 ? 他 記 錯 了 , 還 是 在 數 舊 帳 ? 怨 話 沒 聽 得 很 清 楚 , 他 不 是 說 給 我 聽 , 只 聽 到 「 曾 蔭 權 」 變 了 「 梁 振 英 」 , 幾 時 改 了 人 ? 原 來 「 曾 蔭 權 」 等 於 「 梁 振 英 」 , 都 是 假 人 , 都 是 萬 惡 之 首 。
我 不 怕 厲 鬼 , 怕 怨 人 。

天 后 廟 前 的 野 棚 歌 仔 戲
去 年 中 秋 在 台 南 , 沒 想 到 會 碰 到 建 醮 。 我 們 住 的 一 間 老 房 子 改 建 的 民 宿 , 叫 屎 溝 墘 , 可 能 要 用 台 語 叫 才 入 味 , 是 一 間 兩 層 加 閣 樓 的 木 房 子 , 鄰 房 屋 頂 有 貓 走 過 , 夜 半 貓 叫 。 木 樓 梯 轟 隆 作 響 , 每 一 步 都 響 如 雷 轟 。 沒 什 麼 好 做 , 早 上 在 廟 會 買 的 毛 筆 , 下 午 在 房 子 寫 字 , 這 樣 就 開 始 寫 毛 筆 字 。 偉 貞 和 我 們 出 去 吃 晚 飯 , 廟 前 的 一 個 海 鮮 攤 子 , 偉 貞 有 剛 烈 女 子 風 , 房 東 不 知 她 是 誰 , 說 她 下 車 就 已 經 「 氣 勢 不 凡 」 , 我 只 是 很 沒 用 的 跟  她 。 她 又 帶 我 們 去 逛 赤 嵌 樓 , 「 行 ! 」 「 走 ! 」 果 真 是 軍 人 。 那 個 莫 言 也 是 軍 人 , 寫 作 必 如 行 軍 , 我 只 讀 過 他 早 期 作 品 《 紅 高 粱 》 , 甚 乾 烈 。 吃 完 飯 又 以 行 軍 速 度 去 天 后 廟 前 看 野 棚 歌 仔 戲 。 上 一 次 看 野 棚 歌 仔 戲 已 經 是 上 世 紀 八 十 年 代 , 那 時 我 父 親 尚 在 生 , 台 北 尚 有 鄉 下 。
歌 仔 戲 是 福 建 劇 團 來 演 , 我 們 看 了 十 來 分 鐘 , 又 喝 了 冬 瓜 茶 。

偉 貞 就 是 每 一 件 事 都 要 做 到 最 好 的 人 , 太 殘 忍 。
看 完 戲 又 問 我 們 還 要 去 哪 裏 逛 逛 玩 玩 , 我 忙 搖 手 說 不 , 已 經 好 扯 。

第 二 個 晚 上 我 們 看 了 一 整 套 的 歌 仔 戲 , 開 戲 前 做 一 段 八 仙 過 海 , 八 仙 進 廟 拜 神 。 歌 仔 戲 做 得 很 活 潑 , 野 台 之 野 , 抬 頭 有 月 , 有 人 放 煙 花 , 這 時 不 看 戲 , 看 煙 花 , 中 國 人 所 喜 的 熱 鬧 , 一 定 是 這 樣 , 台 上 有 台 上 唱 做 , 台 下 有 人 燒 烤 , 小 孩 推 玩 。

魯 迅 說 自 己 不 喜 中 國 戲 , 一 九 二 二 年 寫 〈 社 戲 〉 的 前 二 十 年 , 只 看 過 兩 回 中 國 戲 , 「 前 十 年 是 絕 不 看 」 , 說 到 亡 國 殺 頭 似 的 , 第 二 回 看 譚 叫 天 的 戲 , 等 到 午 夜 十 二 時 , 譚 叫 天 還 沒 有 來 , 沒 有 出 場 , 「 這 台 上 的 冬 冬 喤 喤 的 敲 打 , 紅 紅 綠 綠 的 晃 蕩 」 他 就 省 悟 「 不 適 宜 在 這 裏 生 存 」 因 為 中 國 戲 「 大 敲 , 大 叫 , 大 跳 , 使 看 客 頭 昏 腦 眩 」 , 不 過 他 記  童 年 所 看 的 社 戲 , 在 他 死 前 一 個 月 , 竟 然 寫 了 一 篇 〈 女 弔 〉 , 必 然 是 死 前 思 舊 思 鬼 , 記 他 小 時 身 當 「 義 勇 鬼 」 , 去 墓 場 叫 孤 魂 厲 鬼 , 鬼 王 鬼 卒 , 前 來 看 戲 , 「 人 事 之 中 , 夾 以 出 鬼 ; 火 燒 鬼 , 淹 死 鬼 , 科 場 鬼 , 虎 傷 鬼 … … 」 接  就 是 跳 弔 , 原 來 六 齡 童 也 跳 過 男 弔 , 接  就 跳 女 弔 。 鬼 也 會 弔 死 , 魯 迅 寫 紹 興 稱 作 「 鬼 裏 鬼 」 。
確 是 神 推 鬼  , 他 最 討 厭 的 中 國 戲 , 在 他 將 亡 之 時 , 厲 鬼 纏 身 一 樣 重 回 。
第 二 天 我 們 見 到 了 建 醮 , 建 醮 請 神 送 神 , 但 神 鬼 難 分 。

抬 神 轎 以 三 三 橫 步 前 進 , 轎 幹 很 長 , 神 像 在 其 中 搖 晃 , 抬 轎 人 塗 臉 , 紋 身 , 赤 膊 , 半 醉 似 的 跟  搖 晃 。 巡 行 路 線 先 放 鞭 炮 及 煙 花 , 煙 霧 瀰 漫 , 神 鬼 出 現 , 我 們 跟  隊 伍 , 原 來 送 王 入 廟 拜 禮 , 有 乩 童 用 鐵 釘 球 打 背 , 血 流 成 行 , 乩 童 好 像 鬼 上 身 , 愈 舞 愈 野 , 愈 打 愈 起 勁 , 乩 童 不 是 童 , 是 個 很 瘦 的 中 年 男 人 , 鑼 鼓 震 天 , 眾 人 見 血 就 狂 , 神 像 要 三 拜 , 給 舞 到 要 飛 天 。 隊 伍 出 行 , 隨 見 大 鬼 , 二 人 那 麼 高 , 手 腳 沒 支 撐 , 邊 行 邊 蕩 , 一 個 黑 臉 , 一 個 白 臉 , 原 來 是 七 爺 八 爺 , 黑 白 無 常 , 地 獄 使 者 。
鬼 厲 才 定 驚 。 建 醮 狂 亂 , 以 求 平 安 。

李 鄭 屋 盂 蘭 勝 會 也 有 紋 身 男 子 , 樣 子 勇 猛 , 裸 上 身 , 很 年 輕 , 十 多 歲 , 一 群 的 聚 集 , 原 來 他 們 是 來 拿 米 , 一 小 包 米 和 一 大 包 食 物 , 大 概 是 餅 乾 , 可 能 拿 給 阿 媽 , 真 是 卑 微 柔 順 。

厲 鬼 不 常 見 , 我 們 都 是 普 通 人 。 所 以 盂 蘭 勝 會 要 演 鬼 , 盛 鬼 , 叫 鬼 , 送 鬼 , 燒 鬼 , 都 是 戲 , 都 是 儀 式 。
木 偶 戲 演 了 全 套 《 白 兔 會 》 , 一 星 期 後 劇 目 又 演 了 一 次 , 這 次 真 人 演 , 彩 鳳 鳴 劇 團 , 小 生 煒 唐 。 小 生 的 扮 相 都 很 瀟 灑 , 在 現 實 生 活 裏 面 , 無 法 得 見 。 演 完 木 偶 戲 , 沒 謝 幕 沒 掌 聲 沒 人 , 已 是 黃 昏 。 我 找 那 個 給 我 椅 子 的 婦 人 , 要 還 她 。 她 坐 在 孤 魂 台 旁 邊 , 和 幾 個 婦 人 , 將 白 米 入 袋 , 我 還 她 椅 子 , 說 , 謝 謝 。
三 娘 是 人 不 是 鬼 。 她 有 答 應 第 三 聲 。
我 自 己 可 不 清 楚 , 人 鬼 之 間 , 我 靈 飄 浮 , 身 有 血 肉 , 內 有 髏 骨 , 將 一 把 火 燒 。
「 燒 大 士 爺 」
鬼 無 由 。 《 白 兔 會 》 開 鑼 就 開 始 燒 大 士 爺 , 先 燒 柳 枝 , 再 來 十 多 個 男 子 , 到 大 士 台 抬 三 人 高 的 大 士 爺 回 鬼 域 , 坐 在 我 前 面 的 胖 女 子 宣 布 : 「 燒 大 士 爺 」 , 她 便 丟 下 她 身 邊 的 男 子 , 奔 出 觀 看 。 男 子 和 她 , 男 女 情 悅 , 但 她 罵 他 「 我 又 不 是 你 老 婆 」 , 胖 女 好 惡 死 , 男 問 水 樽 在 何 處 , 她 罵 : 「 我 怎 知 , 我 幫 你 看 水 樽 呀 ? 」 我 給 男 子 在 他 椅 下 , 拿 他 水 樽 , 胖 女 一 笑 , 說 「 謝 謝 」 , 一 笑 便 見 到 , 她 還 很 年 輕 , 三 十 多 , 男 的 已 近 老 。 當 初 我 還 不 知 那 至 高 紙 紮 人 像 叫 大 士 爺 , 鬼 王 。
華 倫 西 亞 於 三 月 聖 荷 西 節 也 燒 巨 大 紙 塑 像 , 最 後 一 晚 午 夜 在 城 中 心 , 塑 像 幾 乎 和 巿 政 府 大 樓 那 麼 高 , 消 防 隊 在 戒 備 。 盂 蘭 勝 會 燒 大 士 爺 像 , 火 熱 灰 飛 , 站 在 旁 邊 , 一 樣 恐 慌 , 火 爐 旁 邊 停  一 架 旅 遊 車 , 有 人 用 長 枝 將 大 士 爺 推 入 火 爐 , 兩 三 分 鐘 便 燒 剩 支 架 , 有 個 人 手 執 細 喉 噴 水 。
燒 完 大 士 爺 燒 先 人 神 位 , 最 後 一 夜 , 工 人 開 始 收 拾 , 戲 還 在 演 。
竹 棚 紙 紮 , 都 是 一 時 之 物 。
這 晚 沒 看 完 戲 便 走 , 神 功 戲 最 好 是 來 去 自 由 , 不 像 劇 院 , 動 一 下 身 子 都 給 鄰 座 的 嚴 肅 觀 眾 厲 目 瞪 看 。
或 許 我 以 後 都 不 會 到 劇 院 去 看 大 戲 , 像 我 說 很 多 「 我 不 會 再 」 的 事 情 , 不 會 再 去 俄 羅 斯 , 不 會 再 見 什 麼 人 。 但 不 再 的 事 情 , 往 往 不 需 要 宣 示 , 日 漸 生 成 。

我 開 始 不 再 夢 見 我 父 親 , 已 有 十 年 。 這 樣 我 知 道 我 痊 癒 , 我 也 沒 有 忘 記 。
我 問 : 「 你 不 是 病 了 嗎 ? 你 不 是 死 了 嗎 ? 」 兩 個 問 題 怎 可 以 一 起 問 , 但 在 人 鬼 之 域 , 想 念 令 事 情 同 時 發 生 。 我 知 道 , 他 病 了 , 他 死 了 , 但 我 又 再 見 到 他 。

我 時 常 夢 到 我 長 兄 , 像 在 生 活 裏 , 他 替 代 了 我 父 親 , 一 死 復 一 死 。
我 回 到 我 兒 時 居 , 但 無 法 找 到 房 子 。 那 些 狗 還 在 , 很 久 沒 有 放 出 來 , 我 怕 他 們 餓 死 , 又 怕 他 們 的 屎 , 我 還 沒 有 清 理 。
小 時 家 裏 養 狗 。

草 長 也 沒 剪 , 我 知 道 , 我 離 家 日 久 。

那 個 家 , 已 經 永 遠 不 在 。 我 還 是 回 去 , 房 子 後 面 的 垃 圾 , 我 還 沒 有 燒 掉 , 廚 房 很 髒 , 我 還 沒 有 清 理 。
我 是 那 個 披 條 毛 巾 , 拿  掃 把 , 扮 花 旦 在 唱 做 的 小 孩 。 那 個 孩 子 還 在 我 裏 面 , 同 樣 恐 慌 , 膽 怯 , 又 喜 歡 獨 自 表 演 。
原 來 最 難 行 的 路 , 是 「 重 回 」 。

所 以 說 「 近 鄉 情 怯 」 , 不 過 此 鄉 是 由 來 之 處 , 不 知 , 不 認 , 無 識 。
「 你 見 到 我 嗎 ? 」
\
鬼 行 日 路 , 也 是 「 重 回 」 。
你 見 到 我 嗎 ? 可 是 般 若 , 怨 女 生 成 ; 可 是 墨 妖 , 以 寫 當 血 ; 可 是 骨 精 , 穿 皮 戴 目 , 以 假 作 真 ; 可 是 天 逆 ; 是 吃 屍 婆 , 以 他 人 苦 難 為 詩 ; 是 影 女 即 魍 魎 , 陰 魂 寄 居 之 處 ; 是 煙 煙 羅 , 居 所 為 煙 ; 是 微 火 ; 弱 水 ; 炎 夏 熱 風 ; 你 認 得 我 嗎 ? 曾 經 並 不 再 , 你 在 叫 喚 我 嗎 ? 一 喚 人 , 二 喚 鬼 , 三 喚 蒼 天 無 言 ? 你 聽 到 我 的 答 應 嗎 ? 烈 火 焚 燒 之 聲 , 吱 吱 , 嗒 嗒 。
在 那 裏 , 我 什 麼 人 也 見 不  , 連 我 自 己 也 不 曾 。

[ 文 、 圖 . 黃 碧 雲 編 輯 袁 兆 昌 電 郵 mpcentury@mingpao.com]
avatar
Harrison

文章數 : 5853
積分 : 7254
威望 : 0
注冊日期 : 2012-01-29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