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學生為什麼會讀新界史?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內地學生為什麼會讀新界史?

發表  Harrison 于 2014-03-06, 16:48

http://premium.mingpao.com/pda/palm/colDocDetail.cfm?PublishDate=20140221&File=vx001a.txt&token=b218bc260b89c0
 study   

2014年2月21日 (五)

【 明 報 專 訊 】 編 按 : 香 港 近 年 招 收 不 少 內 地 學 生 修 讀 碩 士 課 程 , 在 許 多 課 程 裏 , 都 要 求 他 們 先 念 香 港 本 土 歷 史 。 今 天 , 本 版 記 者 採 訪 幾 名 有 內 地 背 景 的 學 生 , 看 看 他 們 在 香 港 學 習 什 麼 。

香 港 中 文 大 學 歷 史 系 的 馬 木 池 老 師 , 早 前 帶  一 眾 學 生 去 西 貢 做 田 野 考 察 , 參 觀 一 座 座 廟 宇 , 去 到 清 水 灣 的 最 深 處 看 村 落 , 以 此 為 案 例 , 講 解 新 界 的 歷 史 — — 這 是 馬 木 池 老 師 本 學 期 給 碩 士 研 究 生 開 的 一 門 課 「 英 殖 民 時 期 新 界 史 」 。 這 是 門 不 輕 鬆 的 課 程 , 功 課 不 少 , 需 要 閱 讀 的 資 料 很 多 。 有 些 本 地 同 學 , 在 聽 完 第 一 堂 課 後 知 難 而 退 。 但 沒 想 到 , 在 這 群 學 生 中 , 有 好 幾 個 內 地 背 景 的 同 學 , 他 們 對 新 界 史 情 有 獨 鍾 。 他 們 當 中 , 有 的 是 新 移 民 , 覺 得 自 己 有 責 任 知 道 香 港 曾 經 發 生 的 故 事 ; 有 的 從 事 媒 體 行 業 , 希 望 通 過 這 門 課 加 深 對 本 港 新 聞 的 理 解 ; 有 的 雖 然 退 選 該 課 , 卻 還 來 旁 聽 , 為 的 是 出 於 一 份 對 香 港 孜 孜 不 倦 的 好 奇 之 心 。

張 冰 潔 : 為 了 看 懂 香 港
張 冰 潔 來 自 四 川 , 2007 年 參 加 高 考 , 以 優 異 的 成 績 進 入 樹 仁 大 學 新 聞 系 , 是 該 系 招 收 的 第 一 個 內 地 學 生 。 在 學 校 期 間 , 張 冰 潔 就 努 力 讀 香 港 的 新 聞 , 以 期 了 解 香 港 。 很 快 , 她 就 掌 握 了 大 量 和 香 港 有 關 的 信 息 , 畢 業 後 進 入 傳 媒 工 作 , 也 能 處 理 本 港 新 聞 。 但 是 , 她 並 不 滿 足 於 對 表 面 現 象 的 解 讀 , 而 希 望 了 解 現 場 背 後 的 深 層 次 原 因 。 她 舉 例 說 , 比 如 「 一 樓 一 鳳 」 是 怎 麼 形 成 的 , 不 是 四 個 字 就 能 解 釋 。 她 說 , 身 邊 有 很 多 香 港 朋 友 , 但 是 沒 有 人 能 告 訴 她 為 什 麼 。

張 冰 潔 說 , 有 次 內 地 朋 友 來 香 港 旅 遊 , 問 她 什 麼 地 方 值 得 玩 , 她 想 來 想 去 , 也 只 能 推 薦 一 些 逛 街 的 地 方 , 大 不 了 是 南 丫 島 、 西 貢 等 。 她 說 : 「 如 果 你 問 我 四 川 哪 裏 好 玩 , 我 馬 上 就 能 告 訴 你 都 江 堰 、 三 星 堆 … … 我 不 一 定 去 過 , 但 這 些 是 融 入 我 血 液 的 , 信 手 拈 來 。 」 於 是 , 張 冰 潔 覺 得 不 能 滿 足 於 對 香 港 的 粗 淺 認 識 , 需 要 惡 補 。 所 以 , 她 選 擇 一 邊 工 作 一 邊 進 修 , 報 讀 了 中 大 歷 史 系 。 現 在 內 地 朋 友 再 問 她 香 港 有 什 麼 值 得 玩 的 , 她 會 告 訴 他 們 可 以 去 看 看 蜑 家 「 水 上 人 」 。

和 張 冰 潔 一 樣 渴 望 了 解 香 港 的 , 還 有 從 內 蒙 古 來 的 郝 俊 。 郝 俊 入 讀 歷 史 系 後 , 用 他 的 話 說 , 起 初 只 是 抱  想 「 把 學 費 掙 回 來 」 的 心 態 , 所 以 無 論 學 校 組 織 什 麼 活 動 他 也 會 二 話 不 說 去 參 加 。 上 個 學 期 , 他 參 加 了 由 歷 史 學 家 丁 新 豹 組 織 的 行 港 島 , 也 去 了 西 貢 、 錦 田 、 城 門 郊 野 公 園 … … 另 外 在 課 餘 , 他 也 積 極 加 入 同 學 舉 辦 的 郊 遊 活 動 , 最 遠 的 地 方 去 到 了 蒲 台 島 。 但 很 快 他 就 發 現 , 由 於 他 的 積 極 融 入 , 收 穫 的 遠 遠 比 預 期 的 多 。 這 半 年 時 間 , 他 認 識 了 很 多 香 港 朋 友 。 他 的 背 包 裏 , 永 遠 放  一 本 本 和 香 港 有 關 的 書 : 《 那 似 曾 相 識 的 七 十 年 代 》 、 《 尋 回 香 港 文 化 》 、 《 我 這 一 代 香 港 人 》 … … 在 港 鐵 裏 , 郝 俊 將 它 們 一 本 本 讀 完 。

郝 俊 : 為 了 文 科 理 想

這 學 期 , 郝 俊 原 本 選 修 了 新 界 史 , 但 因 為 害 怕 廣 東 話 授 課 不 能 完 全 理 解 , 所 以 退 選 。 雖 然 如 此 , 他 總 是 會 準 時 出 現 在 課 堂 旁 聽 。

來 自 貴 州 的 梁 晨 則 堅 持 修 讀 新 界 史 。 2009 年 , 梁 晨 以 優 異 的 成 績 考 入 香 港 大 學 , 主 修 會 計 。 梁 晨 說 , 其 實 他 的 興 趣 全 不 在 商 科 , 而 是 文 史 哲 。 他 的 手 機 裏 , 存  〈 中 國 最 近 500 年 興 衰 的 關 鍵 〉 這 樣 的 文 章 , 而 他 的 志 向 則 是 成 為 出 版 社 編 輯 。 在 大 學 裏 , 他 總 是 去 旁 聽 社 會 學 、 文 學 、 歷 史 學 的 課 。 大 二 升 大 三 的 時 候 , 梁 晨 選 擇 延 遲 一 年 畢 業 , 在 香 港 的 會 計 師 事 務 所 工 作 。 但 那 一 年 , 讓 他 認 識 到 自 己 確 實 不 能 將 人 生 交 付 給 不 喜 歡 的 事 業 。 於 是 , 大 學 畢 業 後 他 毅 然 報 讀 中 大 歷 史 系 。 在 入 讀 前 的 暑 假 , 他 還 於 零 食 店 打 工 , 接 觸 形 形 色 色 的 人 來 接 地 氣 。

梁 晨 說 , 新 界 史 給 他 的  發 很 大 , 讓 他 對 歷 史 的 認 識 有 所 改 觀 , 其 中 印 象 最 深 刻 的 是 對 「 遷 界 令 」 的 解 讀 。 以 前 和 大 部 分 人 一 樣 , 總 以 為 遷 界 是 清 廷 為 了 對 付 據 守 台 灣 的 鄭 成 功 。 但 馬 木 池 老 師 以 事 實 為 依 據 , 讓 梁 晨 了 解 到 遷 界 對 鄭 氏 的 打 擊 並 不 大 , 而 遷 界 更 重 要 的 一 個 原 因 , 或 許 是 為 了 瓦 解 當 時 在 沿 海 日 益 壯 大 的 地 方 勢 力 , 於 是 令 包 括 香 港 居 民 在 內 的 所 有 人 往 內 陸 遷 移 50 里 。 當 梁 晨 對 照 當 下 的 香 港 歷 史 時 , 也 有 了 不 同 的 感 悟 。 當 年 接 收 新 界 的 港 督 卜 力 說 : 「 爾 等 善 美 風 俗 利 於 民 者 , 悉 仍 其 舊 , 毋 庸 更 改 。 」 這 和 1980 年 代 鄧 小 平 提 出 的 「 50 年 不 變 」 何 其 相 似 。 但 稍 加 了 解 新 界 史 , 便 知 政 府 是 怎 麼 改 變 的 了 。

新 界 的 改 變 發 生 得 或 急 或 徐 , 但 絕 不 是 不 變 。 張 冰 潔 對 新 界 也 充 滿 好 奇 , 像 「 丁 屋 」 政 策 的 形 成 , 她 覺 得 有 必 要 從 新 界 的 歷 史 中 去 尋 找 脈 絡 , 於 是 選 修 新 界 史 。 她 讀 了 不 少 新 界 的 碑 文 , 雖 然 讓 她 覺 得 很 辛 苦 , 但 絕 對 不 虛 此 行 。
喬 文 : 有 責 任 了 解 香 港

在 這 些 內 地 背 景 的 學 生 中 , 喬 文 ( 化 名 ) 是 較 為 特 殊 的 一 個 。 他 2008 年 獲 得 單 程 證 來 港 , 但 因 為 當 時 無 法 升 讀 香 港 的 大 學 , 於 是 回 到 內 地 完 成 學 業 。 大 學 畢 業 後 , 再 報 讀 中 大 歷 史 系 。 原 籍 湖 北 的 他 , 不 忘 時 時 提 醒 自 己 也 是 香 港 人 , 所 以 了 解 香 港 成 為 他 理 所 當 然 的 功 課 。

在 所 有 同 學 中 , 喬 文 或 許 是 專 業 知 識 最 紮 實 的 。 大 學 本 科 在 內 地 修 讀 歷 史 專 業 的 他 , 很 早 就 知 道 中 大 提 倡 的 歷 史 人 類 學 , 並 閱 讀 了 大 量 中 大 歷 史 學 者 的 著 作 。 每 當 課 堂 上 老 師 提 問 的 時 候 , 他 總 能 第 一 個 回 答 出 來 。 當 老 師 問 誰 讀 過 《 歷 史 人 類 學 學 刊 》 的 時 候 , 他 也 是 唯 一 舉 手 的 。 上 學 期 , 喬 文 修 讀 何 佩 然 老 師 的 「 城 市 發 展 」 課 程 , 對 港 島 、 九 龍 的 城 市 建 設 有 了 一 定 了 解 。 本 學 期 , 他 覺 得 應 該 有 針 對 地 研 究 新 界 了 。 通 過 學 習 , 他 最 大 的 體 會 是 新 界 歷 史 和 港 島 、 九 龍 非 常 不 一 樣 , 不 能 籠 統 地 談 香 港 的 歷 史 如 何 如 何 。

喬 文 的 目 標 是 在 中 大 繼 續 升 學 , 把 香 港 歷 史 的 研 究 一 直 做 下 去 — — 這 是 他 認 識 香 港 的 方 法 。 美 中 不 足 的 是 , 他 現 在 仍 住 在 深 圳 , 很 少 進 入 香 港 市 中 心 , 雖 然 對 香 港 的 歷 史 或 許 很 了 解 , 但 對 香 港 正 在 發 生 什 麼 , 卻 很 缺 乏 , 而 且 他 也 不 太 經 常 上 網 。 他 說 沒 有 辦 法 , 因 為 要 專 心 課 業 , 沒 時 間 去 娛 樂 。

郝 俊 則 沒 有 具 體 的 打 算 , 今 年 6 月 畢 業 後 , 可 能 留 在 香 港 , 也 可 能 去 周 遊 世 界 。 但 在 剩 餘 的 幾 個 月 時 間 內 , 他 還 要 盡 力 去 了 解 香 港 , 讓 每 天 都 不 虛 度 。

後 記 : 這 些 內 地 背 景 的 學 生 , 職 業 各 不 相 同 , 志 向 各 不 相 同 , 了 解 香 港 的 方 法 也 各 不 相 同 , 但 他 們 卻 不 約 而 同 選 擇 了 新 界 史 。 他 們 背 負  「 不 是 香 港 人 」 的 原 罪 , 深 知 必 須 有 足 夠 的 了 解 , 才 能 對 香 港 品 頭 論 足 。

[ 文 . 許 驥 編 輯 ﹕ 袁 兆 昌 mpcentury@mingpao.com]
avatar
Harrison

文章數 : 5963
積分 : 7364
威望 : 0
注冊日期 : 2012-01-29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