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孤獨 作者馬爾克斯逝世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百年孤獨 作者馬爾克斯逝世

發表  Harrison 于 2014-04-18, 21:56

http://www.bbc.co.uk/ukchina/trad/multimedia/2014/04/140418_pic_marquez.shtml

 readbook 
http://news.sina.com.hk/news/20140418/-12-3242608/1.html

 tear 

 study 



國際在線專稿:據墨西哥《阿茲台克消息》電視台官網4月17日報道,哥倫比亞總統曼努埃爾‧桑托斯宣布全國為加西亞‧馬爾克斯的逝世默哀三天。
  哥總統曼努埃爾‧桑托斯在向全國的演講中稱,哥倫比亞為偉大的文學家加西亞‧馬爾克斯的逝世默哀三天,各個公共機構降半旗致哀。
  加西亞‧馬爾克斯於今日凌晨在墨西哥逝世,享年87歲。馬爾克斯從事過記者、編劇以及作者等職業。他在1982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其代表作品《百年孤獨》被翻譯成40多種語言,被譽為拉丁美洲魔幻現實主義文學作品的集大成者。(黃蓉)
avatar
Harrison

文章數 : 5972
積分 : 7373
威望 : 0
注冊日期 : 2012-01-29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百年孤獨 作者馬爾克斯逝世

發表  Harrison 于 2014-04-18, 21:57

http://chinese.wsj.com/big5/20140418/bog131759.asp?source=Billingual

  

年前,我曾有機會與加西亞﹒馬爾克斯(Gabriel Garcia Marquez)會面,在整個談話過程中,他都握著我的手。


REUTERS
[size][color][font]
加西亞﹒馬爾克斯[/font][/color][/size]
那是2008年,地點是Contramar餐館。這家餐館在墨西哥城Roma區附近,人聲嘈雜,但頗受歡迎。系著領結的服務生忙碌地跑來跑去,源源不斷地提供蟹足、蟹餅、牡蠣和龍舌蘭酒。那天,加博(對加西亞﹒馬爾克斯的暱稱)就坐在這家擁擠的餐館中部的一個圓桌旁。

那時,我恰好與一位曾在加西亞﹒馬爾克斯旗下雜志Cambio工作過的記者一起吃飯。我提到了我的高中英語老師莫拉(Fred Mora)曾給我看過《百年孤獨》(One Hundred Years of Solitude)這本書。在那個時候,色彩鮮明而又充滿神秘感的馬孔多(Macondo)深深地吸引了我這個住在馬裡蘭郊區的孩子。讀過這本書之後,我曾經背著一個背包在哥倫比亞逗留了一段時間,後來我的大學論文寫的就是《百年孤獨》,再之後我輾轉幹過幾個工作,並在18年後成為一名報道拉丁美洲的記者。


Reuters
[size][color][font]
加西亞﹒馬爾克斯的一生[/font][/color][/size]
我對這個朋友說,來到拉丁美洲主要就是因為他。朋友帶著我徑直來到加博的桌旁。加博的妻子梅賽德斯(Mercedes)同意我們進行交談。就這樣,我在突然之間見到了這位偉大的作家。

加博滿面笑容,就好像一直在等著見我一樣。他抓住我的手,拉著我湊近他的耳朵。他的手大而柔軟,非常溫暖。他拉著我的手感覺好像一位慈愛的祖父一把拉住久未見到的孫子,好像他想要跟我建立某種心靈的連結。而我卻在這裡打擾他的午餐。

我跟他說起自己閱讀《百年孤獨》,以及因為閱讀這本書而在拉丁美洲旅行的經歷。我告訴他說,自己拜訪了他的故鄉阿拉卡塔卡,看到女人們在河裡洗衣物。他問:“你有過這樣的經歷,可你卻不來見見我?”

他笑了。我覺得自己有點差勁,因為我沒能去探望加博。我也笑了。

他說:“我做過類似於福克納做過的事情。”他接著說起與妻子在密西西比旅行的經歷,旅行的目的是尋找給“約克納帕塔法縣”創造者福克納帶來過靈感的東西,加西亞﹒馬爾克斯正是借鑒了福克納的約克納帕塔法縣而創造了自己作品中的馬孔多。

他拉著我的手,讓我感覺和他立刻親近了許多。他有如年輕人一般,覺得萬事有無限的可能,也希望和他人分享這種感覺。有那麼一瞬間,加博的手仿佛有一種魔力,讓我沉浸在一種溫暖的能量中,我覺得自己甚至由此可以完成那部永遠未能完結的小說。

這是與加博握手的神奇之處。我們見面之時碰巧是在古巴領導人菲德爾﹒卡斯特羅(Fidel Castro)宣布因病交權後不久。卡斯特羅的健康問題在國際上是個謎團,而加西亞﹒馬爾克斯和卡斯特羅的親密關系是眾所周知的。

加西亞﹒馬爾克斯在世時曾因與卡斯特羅關系密切而受到一些人的批評。我曾經讓一位睿智的同事猜測,為何一位反對壓迫的人會和一位獨裁者成為好朋友。他的猜測是,作為一位作家,加西亞﹒馬爾克斯對卡斯特羅這類人的人性感興趣。加西亞﹒馬爾克斯在1975年出版的《族長的沒落》(Autumn of the Patriarch)一書講的就是權力集中在一位加勒比暴君手中的隱患。

無論如何,當時加博對卡斯特羅健康狀況的了解或許比大多數人要多一些。那時候,卡斯特羅的健康狀況也是《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最重要的報導內容。

加博或許可以成為消息人士!

我隨口問道,菲德爾現在怎麼樣了?

加博說,他會好起來的。這時候,梅賽德斯突然出現,並示意我該走了,我頓時意識到自己已越界。這次採訪就這麼結束了,但我不會忘記他握著我的手時的情景。

JOHN LYONS
avatar
Harrison

文章數 : 5972
積分 : 7373
威望 : 0
注冊日期 : 2012-01-29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