盂蘭大士王 鬼咁螢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盂蘭大士王 鬼咁螢

發表  Harrison 于 2014-08-11, 12:06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special/art/20140810/18825887

每年農曆七月鬼門關大開,一眾無膽鬼途經盂蘭勝會,總嚇得心驚肉跳。今年《盂蘭神功》電影大熱,相信大家的恐懼感更有增無減。事實上盂蘭勝會似嘉年華會般鬼咁熱鬧,並不如電影描述的恐怖,而且與時並進,增加了不少gimmick。以筲箕灣南安坊坊眾會盂蘭勝會為例,大會自上年起,將壓場的鬼王打造成至潮螢光色,今年再接再厲,推出螢光鬼王version2.0,出位造型可與高達、變形金剛一較長短。盂蘭如此鬼馬又多fun,自然吸引到不少發燒友捧場。九十後少女Jennifer加入長春社後,全職負責追蹤盂蘭勝會,用電話的打卡功能,分享盂蘭勝會舉行地點,為宣揚這個鬼咁得意的節日,盡一分綿力。
記者:彭海燕
攝影:潘志恆

紮作師傅 一啲都唔驚
著名造型師Celia Wong預計,螢光衣飾將成為新一季潮物。怎料世事都被冥界看透了,在盂蘭勝會中負責「睇場」的大士王(鬼王),早於上年穿上螢光衫褲,亮相於筲箕灣南安坊坊眾會盂蘭勝會。這位威風凜凜的鬼王,首次登場時遇上小插曲,人間官府康文署不准球場關燈,大士王被夾硬打燈後,螢光造型大為失色。今年主辦單位醒水,早就申請許可,關掉直射大士王的大光燈,球場立即變黑亦得,螢光效果頓時變得明顯。燈光造美,今年鬼王的造型更上一層樓,一襲七彩螢光紙衫,用色較上年更繽紛。盔甲黏上龍紋金紙,細節位盡顯高雅品味,日間看來金光閃閃又不落俗套。一雙led燈眼睛散發藍光,不怒而威,肚子上另有光纖觀音像,色彩不停轉動,造型亮麗。




[您必需注冊登錄才能查看本圖。]
潮汕藍臉鬼王
■潮汕樣式的鬼王是藍色臉。
[url][/url]
[您必需注冊登錄才能查看本圖。]
鶴佬啡臉鬼王
■鶴佬樣式的啡色臉鬼王,觀音像放頭頂。
[url][/url]


[您必需注冊登錄才能查看本圖。]
■盂蘭節普渡儀式結束後,人們會將紙紮火化,象徵恭送鬼王離開。
[url][/url]
[您必需注冊登錄才能查看本圖。]
■許嘉雄紮螢光鬼王時須兼顧日間色彩效果。
[url][/url]
[您必需注冊登錄才能查看本圖。]■香港盂蘭勝會多從內地購買鬼王,本土懂得紮作鬼王的師傅不多,許嘉雄是其中一個。
廉署調查 被指賄賂看更
連續兩年負責製作大士王的紙紮師傅許嘉雄,上年接到定單時甚為苦惱,據他所知,香港紙紮界從未出現過螢光造型的大士王。「我整咗一個禮拜,最慘唔係自己做開的款式。嗰時要專登搵支紫外線光管,邊做邊照啲光線落去,睇吓感覺係點,速度慢咗好多,又要顧着日頭的效果,日頭夜晚都要靚,真係個難題。」筲箕灣的大士王出名親民,除了鎮守盂蘭會場外,還會親自落區跟街坊見面,因此增添了身軀破損的機會。身為造型師,許師傅要跟到實,在巡遊中縫縫補補,讓鬼王時刻保持亮麗。
許師傅指紮作鬼王需時頗長,價錢並不便宜:「一隻鬼王我們收兩萬,體形較小的就便宜一點,可能三兩千,幾百元也有,豐儉由人。」相對內地工廠的製作,許師傅說自己一手一腳做出來的作品更細緻,即使價錢稍貴,仍吸引到不同機構訂製。今年經許師傅巧手紮作的鬼王,遍佈本港多個盂蘭勝會,包括秀茂坪、香港仔、坪洲等。「今年接了十一單,由七月初一做到七月十八,日日冇停手,老婆仔女全部要幫忙,有幾單實在做不來,被迫推辭了。」何不在節日前預備好一批貨?許師傅隨即面有難色:「雖然我在筲箕灣有樓上舖,但地方有限,鬼王閒閒哋幾尺高,舖頭實在放不下。」由於店內存放大量紙紮公仔,曾引起居民不安,不時收到投訴。「好多個政府部門都上過嚟,最離譜嗰次係ICAC,話有人投訴我賄賂大廈看更,畀我喺度擺紙紮。」




[您必需注冊登錄才能查看本圖。][您必需注冊登錄才能查看本圖。]
■紙紮業近百年歷史的工會約10年前結業,留下一塊「港九油燭紙業紮作工會」的牌匾,存放於許嘉雄舖內。
[url][/url]
[您必需注冊登錄才能查看本圖。]■許嘉雄希望兒子許偉慶(左一)、姪兒許兆基(左二),能繼承紙紮手藝。
想教子孫做紙紮
未雨綢繆行不通,許師傅只好與時間競賽,節日前捱更抵夜完成紮作,好像筲箕灣盂蘭勝會的紙紮仙橋,都是通宵趕工才能完成。「開紙紮舖一係很空閒,一係做到冇時間睡覺,所以人手很重要,不過有錢都未必請到夥計。現在的年輕人怕悶怕辛苦,早晚對着竹篾和紗紙,又髒又容易受傷,沒多少人願意入行。」今年36歲的許嘉雄回憶,自己七、八歲開始就對紙紮產生濃厚興趣,入行廿載仍未厭倦。繼承舞獅祖業的他,幸有一班徒弟幫忙,才不致於孤立無援,但其他行家就沒那麼幸運了。「現在香港會做鬼王的師傅只有寥寥幾人,目前盂蘭節用到的鬼王,大多從內地購入,質素參差,運輸過程中容易破損。紙紮行業已逐漸式微,我們本來有個近百年歷史的工會,因為工會人數大跌,約十年前已結業了,連會址都賣掉。」店舖一隅有塊「港九油燭紙業紮作工會」的牌匾,他欷歔道:「工會只剩下這塊招牌,被我拾回來。」
傳統紙紮師傅視手藝如武功秘笈,不輕易外傳,許嘉雄的心態就完全相反:「多些人懂得做,才幫到自己忙,又能多做些生意。」有人要來取經,他說無任歡迎。不過,早婚的他最希望親兒許偉慶加入紙紮行業:「早婚有個好處,就是仔女可以快點長大幫到手。我個仔今年十八歲,我成日勸佢快點結婚,生個孫畀我湊,等我教埋個孫做紙紮,只不過佢女朋友唔肯早婚。」子生孫、孫生子的愚公計劃尚未成功,不過希望讓紮作手藝流傳下去的苦心,還是感動了身邊人。雄哥的姪兒許兆基(老虎仔)深得他真傳,最愛紙紮,同學仔望見他的作品,不禁怕怕,但老虎仔一於少理,忠於自己的興趣。許師傅豪言:「最近嗰套《盂蘭神功》咪好hit嘅?同學仔想睇真正嘅盂蘭神功,應該來我呢度,一啲都唔可怕。我做咗咁多年紙紮,窮鬼見得多,鬼就未見過。」


仙橋電子化 冥界e道
筲箕灣的盂蘭勝會鬼主意多多,皆因南安坊坊眾會主席鄭興有三十多年主辦勝會的經驗,他認為在傳統節慶中搞搞新意思,有助保存傳統文化。早於十年前,鄭興已委託工程公司製作電動運輸帶,安放於紙橋上方,讓孝子賢孫引領先人渡橋升仙。為加強仙橋的像真度,橋底還裝有煙霧製造機,不時噴出縷縷輕煙。
目前從「沐浴亭」前往仙橋、上落仙橋梯級等環節,仍由人手操作,皆因製作電動梯級成本高昂。鄭興透露,未來若經費上許可,將添加電子設備,建設電子通道,讓仙人於沐浴亭潔淨後,經運輸帶直達仙橋,節省人手過關手續。


[您必需注冊登錄才能查看本圖。]
1.排隊升仙
■家人手持先人牌位,排隊引領先人進入沐浴亭。
[url][/url]
[您必需注冊登錄才能查看本圖。]
2.沐浴亭淨靈
■在重要儀式前,用柚葉水潔淨先人牌位。
[url][/url]
[您必需注冊登錄才能查看本圖。]
3.電動仙橋
■此橋將金橋、銀橋合一,並在橋面鋪設電動運輸帶(小圖),將先人牌位從一端運送至另一端。
[url][/url]
[您必需注冊登錄才能查看本圖。]
4.法師灑淨
■廣東道教儀式,由法師念經祝禱,用柚葉水灑淨牌位三次。
[url][/url]
[您必需注冊登錄才能查看本圖。]
5.佛船登仙
■將仙人牌位放上由觀音掌舵的佛船,象徵向西方極樂世界登仙,免去輪迴之苦。
[url][/url]
[您必需注冊登錄才能查看本圖。]
盂蘭潮食 神鬼人同歡
潮州人把盂蘭節傳統帶到香港發揚光大,一些地道的潮州小吃也隨之來到香港。平日的潮汕小吃,每到盂蘭節就會大變身,放成一盤色彩斑斕的祭祀品供奉鬼神。按照傳統習俗,盂蘭勝會結束後,潮州人就會分享這些食物,祈求平安,實行神鬼人同樂。


[您必需注冊登錄才能查看本圖。]
第一排凳唔俾坐
大型盂蘭勝會會請來潮州戲班,做神功戲娛樂鬼神,據說第一排椅子不是讓人坐,而是留給鬼的。西貢區盂蘭勝會理事胡炎松卻相信,此乃大人嚇細路所作的謊言。「第一排該是留給捐款籌備盂蘭的大老闆坐,如此告誡小孩,他們一定聽不入耳。如果說第一排椅子不是給人坐,他們就一定遵從,一輩子都記着。」就我於深水埗保安道球場的盂蘭勝會所見,街坊們樂於坐在第一排,甚至用另一椅子翹起二郎腿,對傳說不甚在意。


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您必需注冊登錄才能查看本圖。]
avatar
Harrison

文章數 : 5853
積分 : 7254
威望 : 0
注冊日期 : 2012-01-29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