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屆香港金閱獎 流行圖書也有賞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首屆香港金閱獎 流行圖書也有賞

發表  Harrison 于 2014-08-20, 15:50

http://std.stheadline.com/yesterday/sup/0819mo01.html
 fastbook 

[size=undefined]首 屆 香 港 金 閱 獎 — — 流 行 圖 書 也 有 賞[/size]
香 港 流 行 圖 書 出 版 協 會 副 主 席 鄧 永 雄 主 持 日 前 舉 行 的 「 香 港 金 閱 獎 」 開 幕 儀 式 。


  隔籬飯香,許多藝術家都是在海外獲獎,揚威國際,才讓港人刮目相看,這或許跟本地獎項和其認受性同樣不足有關。閱讀界也如是,適逢「香港金閱獎」將於9月公布首屆得獎作品,現正展開全民票選,早前記者會上來了眾多作家和出版界人士,參與者眾,似乎大家都對這個書獎有所期待。

  談到本地的書獎,由香港電台、香港公共圖書館和香港出版總會合辦的「香港書獎」,剛舉辦了第七屆,算是頗受文學界、出版界關注的獎項。又名世界華文長篇小說獎的「紅樓夢獎」,則由香港浸會大學文學院於2005年創立,每兩年舉辦一屆,過去得獎名家包括賈平凹、莫言、駱以軍、王安憶、黃碧雲等,文學味較濃。至於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和香港公共圖書館
[size]
合辦的「中學生好書龍虎榜」,得獎作品便打進中學,成為推薦課外讀物,對銷量大有幫助。《香港書展》也有「年度作家」的榮銜,廣受讀者注意。

  新成立的「香港金閱獎」也定位清晰,非文學類的流行圖書比例吃重,這個由香港流行圖書出版協會與荷里活廣場合辦的書獎,首屆吸引逾三十家出版社參加,共提名了近二百本推薦著作,角逐「文學類」、「非文學類(政經社會組)」、「非文學類(健康生活組)」與「圖文書類」的「十大好書」,並設「最受歡迎作家」金、銀、銅等獎項,入圍名單上,除了三聯、天窗、皇冠、突破等,還有較為人熟悉名字,如有種文化、白卷等年輕出版社,以及在其他書獎並不常見的出版單位及作家名字,頗有新鮮感,政治光譜也廣,從學民思潮的《給穿過黑衣的人》、陶傑的《Made In China的香港民主》、任志剛《居安思危》等等,統統在入選之列。香港流行圖書出版協會主席、天窗文化集團主席及行政總裁李偉榮表示,隨讀者口味轉變,出版社不止以純文學類型搞出版,本地著作趨向流行化、生活化,但坊間的書獎,卻大多以文學性質分高下,「盼以流行圖書的類別,拓闊獎項。」

  「香港金閱獎」也標榜五成選票評分,由普羅大眾一人一票的方式投選,另外五成則由大會評審委員會評分,比重各佔一半,跟不少只由評審選出獎項花落誰家的書獎,有所不同,「更能回應當下讀者的口味。」李偉榮覺得許多書獎都由名人推薦,忽略大眾口味,「當然大眾口味屬高屬低,不同人有不同看法,但正如流行曲都有頒獎典禮,書獎的面向都不應只得文學那麼狹窄。流行圖書的意思,便是與時下脈搏一致,如果有頒給流行圖書的書獎,我覺得對作者、出版社都是好事。」譬如旅遊書賣得很好,很受歡迎,但若以純文學定位,就可能永遠都得不到書獎,他又稱外界覺得流行讀物便屬次等,是偏頗想法,「希望多一個書獎,能推動業界發展,讓暢銷作家受到確認,讓有志寫作的人知道,不一定只寫文學才能出書,從而鼓勵更多人參與這個創意產業。」獎項對出版界也是指標,「知道哪些題材、作家受歡迎,我們便更了解市場走向。」

  「香港金閱獎」的「非文學類(政經社會組)」評審之一潘麗瓊表示,比較台灣千帆並舉,不僅閱讀風氣好,還甚麼類型的書獎都有,香港雖然有一些書獎,但都傾向業界和文學性,普羅大眾也不大覺得自己有份參與,「香港金閱獎」或能作出補充,「最緊要讓人看得起這個行業。」她的評選準則,是在入圍書目中,找出分析能力佳、觀點新鮮、編輯水準高的好作品。政治取向會影響決定嗎?「寫得好不好是會看得出來的,這跟政治立場無關,而且還有其他評審和公眾投票,一個人影響不到大局。」潘麗瓊也是快樂書房總編輯,其出版的書目在入選名單也榜上有名,她表示已申報利益,「都寫明是誰出版、誰著作,騙不到人,我們評審之間也有會議討論。」

  李偉榮希望「香港金閱獎」能夠辦下去,下屆或有網絡小說作家的獎項。香港深受台灣文化影響,除了「金馬獎」、「金曲獎」、「金鐘獎」,當地也有「金鼎獎」,也是認受性高的獎項,他指「香港金閱獎」亦有參考「金鼎獎」,宣傳定位「出版界奧斯卡」,派頭很大,希望「香港金閱獎」成為另一支標竿嗎?「千里之行,始於足下,『金鼎獎』經歷那麼多年,才聚合強大力量,我們的野心不大,先踏出第一步,然後一步步來,加上普羅大眾都可投票,希望得到港人認可,讓出版界、閱讀界更有活力。」

  本地作者鄧小宇,2009年出版的《吃羅宋餐的日子》,曾為第三屆「香港書獎」進入決選的候選書籍之一,他本身也當過「香港書獎」的評審,他笑稱閱讀很多元化,香港亦應該有不同性質的書獎,最重要宗旨清晰,流行書獎也有存在價值,又指書獎不一定一步到位,希望主辦方要有耐性。「如果『香港金閱獎』針對比較流行通俗的讀物,大家知道遊戲規則,我覺得是一件好事,做評審也輕易一點。」他認為書獎往往帶來指引性,「如果哪本書拿到獎,我會另眼相看,打打書釘。」得獎永遠是好事,多點曝光多點認同,對銷量也可能帶來幫助,他有感而發:「在香港做作家是頗為寂寞的事,那麼辛苦把書寫出來,賣得又不會太好,本港也缺乏書評園地,跟讀者交流不多,如能得獎,是很大鼓舞。」但他不覺得公眾投票更公平,「要動員真正的讀者,不容易,清高一點的作者,也不屑於邀請讀者、朋友選自己的作品,我擔心書的質素未必能夠真正給反映出來,而我較接受的書獎制度,讀者投票比重要麼佔小數,要麼全由公眾投票決定,我都好有興趣看看市民選了甚麼作品出來。」不過,他稱得獎作品當然是好書,但落選的書籍亦不代表質素欠佳,「推廣到十本,好過連一本都沒有。」

2014-08-19[/size]
avatar
Harrison

文章數 : 5786
積分 : 7187
威望 : 0
注冊日期 : 2012-01-29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