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故專家蘇萬興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掌故專家蘇萬興

發表  Harrison 于 2015-04-25, 15:16

https://youtu.be/suSB6gMbfnk



http://news.mingpao.com/pns/%E7%9D%87%E9%80%9A%E9%A6%99%E6%B8%AF%E5%9C%B0%20%E8%AE%80%E6%9B%B8%E8%A6%81%E5%8D%9A-%E6%8E%8C%E6%95%85%E5%B0%88%E5%AE%B6%E8%98%87%E8%90%AC%E8%88%88/web_tc/article/20150421/s00005/1429552190363

【明報專訊】跟掌故專家蘇萬興傾談,身邊的事物、食物,甚至地方好像——活現過來,各有各的有趣故事。我們所在的青衣,明朝時原來叫作「春花落」;吃過炸兩嗎?原來現在的「炸兩」只是以單邊油炸鬼所做的「炸一」,真正用上整整兩邊油炸鬼做的炸兩愈來愈少見。甚至連蘇萬興家裏不起眼的角落,也擺放了不少歷史古物,近至清朝,遠至三千幾年前的器物碎片皆有——這都是他教古蹟導賞所用的教材。難得的是,這個滿腹歷史的掌故專家其實不過小學畢業,但多年來憑着對本土歷史的熱情及努力,埋首書本,成為多本歷史書籍的作者、香港考古學會永久會員。
剛出版《老餅潮語II》的蘇萬興,興致勃勃的以六七十年代的「潮語」考記者。「倒塔咁早」——倒的是什麼塔?原來塔即是馬桶的一種,所以倒的就是夜香!若大家在餐廳見到「聘請地喱員」的告示,不要誤會他們聘請「咕喱」——原來pantry(茶水間)的廣東話譯成「班地喱」,於是傳菜員便被稱為「地喱員」。熟悉香港歷史的蘇萬興,曾撰寫有關中式建築、圍村歷史的書,最近則熱中俗語及古代食品的考究,可謂興趣多籮籮:「我看書很雜,因為我要做的是『博』,不是『學』。『學』是很辛苦的,我希望做到博聞強記。」蘇萬興小時家貧,六十年代小學畢業後學師造機器,但一直熱愛讀書,鑽研歷史,七十年代在工聯會屬下部分工會當義工培訓本地旅遊領隊,八十年代轉為全職導師,公餘時繼續研究香港民俗掌故。「不懂的,我就自己去學習。」他說。
欣賞梁濤著作生活化
蘇萬興書架上豐富的藏書不但見證了歲月變遷(他還從1967年開始收藏剪報呢),還展現了他碩果纍纍的自學之路是怎樣走過來的。書本幾乎都是與香港歷史相關的書:掌故學家如梁濤、吳昊,權威歷史學者如劉蜀永、余繩武,從建築類書籍,到香港地圖集及攝影集等。七十年代,大眾對本土旅遊的需求及興趣增加,本來已是義工領隊的蘇萬興便一頭栽進本土歷史文化研究中。「我們經常到同一個地方領導賞。雖然每次也去同一地方,但我發現每次所看到的都不一樣。」比如說人人皆知的黃大仙祠,他發現了這原來是集佛、道、儒三教的建築,而且不同宗教的部分劃分得一清二楚;後來,他更發現了清朝遺老逃到香港後,在祠中還留有墨寶呢。「香港的特色不但在於其華洋雜處的文化,也在於其新舊並融的內涵。」蘇萬興說。
「吳昊真的很『癲』!」
蘇萬興手執明朝萬曆年間(1573至1620年)由郭棐所著的《粵大記》,指此書為其中一本最早對香港作文字記載的書籍。「作者記載了廣東省的人物風俗地貌,也標示了許多香港現有的地方,如大潭、赤柱、鐵坑、春花落(今青衣)、舂磑(今舂坎角)等。」除了從古舊的史料筆記中閱讀香港,蘇萬興亦會追讀前人所著的香港掌故,如他最欣賞的梁濤(魯金)。梁濤主攻社會民情風土,著有《香港掌故》系列,及《港人生活望後鏡》、《香港中區街道故事》等書。蘇萬興最近研究香港俗語,也不時翻看他的《香江舊語》。「梁濤本來是報人,曾在《香港商報》工作過,所以他寫的掌故故事較為生活化,較吸引人。」此外,2013年過身的掌故學家吳昊的著作如《懷舊香港地》、《回到舊香港》、《香港萬花筒》、《亂世童真》等,蘇萬興差不多儲齊。蘇萬興訝於他的博學:「吳昊真的很『癲』!他很多方面都有涉獵,很雜。」
除了老香港的掌故趣聞外,若想正式的好好了解香港歷史——鴉片戰爭、香港被割讓到英國、淪陷以至是近代史,蘇萬興推介閱讀劉蜀永主編的《簡明香港史》。劉蜀永是香港史專家,此書記述了香港的政治、經濟、社會、文化、教育等領域,是全面和具系統的香港史中文著作。蘇萬興曾與劉蜀永合著書本,對他十分敬佩:「他做學問好嚴謹,還督促我要寫得再仔細認真一點呢!」此外,蘇萬興也推介兩名已過身的歷史學者——劉存寬及余繩武的香港史著作,稱此為想認真研讀香港史的讀者必讀。而最早在香港從事香港研究的作者,則不得不提從上海南來的作家葉靈鳳。上海淪陷後,葉靈鳳遷香港,並於四十年代起在報紙撰寫「香港史地」專欄,寫下香港故事、風景方物等。「他很了解香港,寫得很好,所以我很佩服他。」他更買下許多套由羅孚所整理的葉靈鳳「香港史三部曲」——《香港的失落》、《香海浮沉錄》及《香島滄桑錄》,推介給他的學生閱讀。
重視藏書 自編電腦索引
蘇萬興是百分百的愛書人,對書本的處理方式有一定要求。採訪時在場的太太不時抱怨:「他還不許我碰他的書呢!」蘇這樣回應:「不是不讓你碰,而是看完後不要隨便放上書架,放在桌面上由我重新放回書架就可以了。」他如此執著,皆因他整理數量龐大的書本自有一套系統——他編了一個書籍索引,列出家中所有藏書,把它們分類、編號,記下它們在書架上的位置,一目了然。「我的手機上也存有這個索引。有時逛書店,很想買某本書,就會先查一查家裏會否已有此書。因為以前我常不經意買了重複的書!」蘇萬興笑說。此外,每本書他還以包書膠小心翼翼的包好,不會弄縐;而且絕不外借,「因為已試過好多次,沒有人試過還書」!但是他笑說自己的愛書「癖好」不算嚴重,因為他曾聽過前輩梁濤說過自己有一間400呎左右的房子,不住人,只放滿滿的書本和報紙。「讀書是一種樂趣來的。千萬不要把它變成一種負擔,要博聞強記。不過買書所花的也不輕,不要讓太太知道就可以,哈哈!」蘇萬興笑說,此時蘇太好像剛到廚房沏茶,幸好聽不到這句。
profile﹕蘇萬興
香港掌故專家,香港考古學會永久會員,古物古蹟課程導師,於七十年代起組織本地旅遊團。著有《圖釋香港中式建築》、《講開有段古:老餅潮語》及《坐言集之屏山鄧族》等。
文:吳世寧
圖:葉家豪
編輯/方曉盈
feature@mingpao.com
avatar
Harrison

文章數 : 5786
積分 : 7187
威望 : 0
注冊日期 : 2012-01-29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掌故專家蘇萬興

發表  Harrison 于 2015-04-25, 15:18

http://news.mingpao.com/pns/%E4%BB%8A%E6%98%94%E5%B0%8D%E6%AF%94%EF%B9%95%E9%84%AD%E5%92%8C%E8%88%AA%E6%B5%B7%E5%9C%96%E8%A6%8B%E9%A6%99%E6%B8%AF/web_tc/article/20150421/s00005/1429552196322

【明報專訊】蘇萬興最近沉迷閱讀的是《香港地圖繪製史》,此書記載了香港有史以來具代表性的地圖,可對比香港古今地形、區域及地名的變化。書中珍貴的地圖有如約1425年的鄭和航海圖,依稀見到香港的佛堂門、蒲台島及香山等地。另一張經典的地圖是由第一個抵港英軍軍官卑路乍於1841年抵港後所畫的地圖,以六分儀所畫,至今仍覺得精準。「英國人畫完地圖後,發現若不取得新界,維多利亞港便很危險,於是決定一併佔領新界。」蘇萬興說。
avatar
Harrison

文章數 : 5786
積分 : 7187
威望 : 0
注冊日期 : 2012-01-29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