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書店眼中的香港書店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台北書店眼中的香港書店

發表  Harrison 于 2016-02-02, 23:34

http://www.hkaaa.org.hk/doc/17878



02/02/2016
D04 | 世紀 | 世紀.書店香港 | By 陳隆昊

我跟香港的「二樓書店」(在台灣被稱作「獨立書店」)有長達二十年以上的緣分。

一九八二年,我在台北台灣大學旁的一間地下室開了一間販售人文與社科書籍的專門書店後,自然有游走港台兩地的學者、讀書人熱心牽線,因而結識了許多香港的同業,特別是在灣仔莊士頓道214-216 號三樓B座的二樓書店||「青文╱曙光書店」。

青文賣中文書,曙光賣外文書,皆以販售人文與社科類書籍為主。他們共用一個店面,各據一側、各司其職,中生代的香港讀書人一定都還印象深刻。

青文老闆羅志華先生南人北相、熱情洋溢,講一口非常粵式口音的國語;曙光老闆馬國明先生文質彬彬、個性內斂,完全的書生形象。兩家書店、兩個老闆共用一個樓面,一中一西,分進合擊。縱使以今日的眼光來看,仍應說是「防禦性經營」的典範。

一九八七年七月十五日以前,台灣實施長達三十八年的戒嚴法,想在台灣看大陸簡體書簡直是緣木求魚,敢賣簡體書也會被以違反《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伺候。到了解嚴前幾年,國府的思想管制已略略鬆動,我總在青文書店挑一小批大陸簡體書(不可能太大批,引起當局注意)裝在行李箱帶回台灣銷售。後來青文也自己出版書,我們兩家就互換出版品,形成策略性營銷聯盟,青文在港賣唐山的書、唐山在台北賣青文的出版品。

因為這一層關係,我一年總得走訪香港少說四五次,香港也成為我逃避台北繁重工作的後花園,常常在公幹之後抓緊時間,寧可不逛景點,不能不逛旺角一帶的二樓書店。

回憶青文羅志華

香港二樓書店,書種繁多,港、台、大陸書、外文書皆備,對當時的台灣同胞,進書店就是一種享受。不幸的是,西元二○○○年以降一連串的歇業潮:P.O.V(壹角度)書店、東岸、學峰、洪葉……相繼收店;更不幸的是,曙光馬國明老闆在二○○三年身體嚴重違和,青文羅老闆更在二○○八年,利用過年期間在倉庫整理存書時,遭倒下的書重壓致死。消息傳來,我既悲傷又痛心,我熟悉的香港行乃戛然而止。香港的書肆,我也漸不熟悉了。

二○一四年夏天,「台灣獨立書店文化協會」首度組團參加了香港國際書展,我因而重新踏上這片我曾經再熟悉不過的土地;透過當時《號外》雜誌記者蔡倩怡的熱心安排,我們拜訪了序言書室、艺鵠書店,我又再次找回那份熟悉、自在的感覺。也特地在回台前一天,轉至莊士頓道上的曙光╱青文原址憑弔一番。然景况雖舊、人事已非的失落感,也重重的打擊了我。

今天盼到了香港獨立出版社格子盒作室《書店日常》一書即將問世,更在作者周家盈屬意下寫了這篇小序,從事先拿到的本書的草樣,看到本書介紹的多家書店是新世紀以後才陸續開張的,而且店址遍及全港,這應該是一個好現象。

台灣這幾年也有這種現象,雖然關了一些書店,卻又開了不少新書店,而且這些新書店,記取了老書店關門的教訓,無論書店風格、理念,都像是浴火鳳凰般蛻變出來。這個現象我們就姑且稱之為「書店的復興」吧!

願本書的出版,不但帶動港人逛書店買書的熱潮,讓書店再度為大眾注視,更希望能作為海外華人訪港時逛「獨立書店」的最佳指南。

我們都這樣熱烈的期待着!

有一天,你在一家香港的二樓書店看到一位耄耋老者,駝着背、拉着行李箱,跟櫃台的員工用台北口音的普通話交談時,那可能就是我,正在重溫失落多時的香港二樓書店(不!按台灣的說法應該是「獨立書店」)之戀。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題:由昔日「青文╱曙光」到今日「書店的復興」)

文.陳隆昊

台灣獨立書店文化協會理事長、唐山書店店東
avatar
Harrison

文章數 : 5720
積分 : 7119
威望 : 0
注冊日期 : 2012-01-29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